【第一時間】敦馬只歡迎馬雲移居?

: 09/02/2018 - 16:06

在不到一個星期內,敦馬哈迪“突然”把他所堅信有朝一日移居大馬的中國人,從70萬名遽增至300萬名,人數膨脹之快讓國人咋舌。

這位在希望聯盟入主布城後二度拜相的土著團結黨兼希盟名譽主席上週六在“2018年土著與國家未來大會”上竟像是以“反華”的語氣高調警告,倘若希盟政權開放讓300萬中國人移居我國及置產,往後土著恐將在城市失去生存空間;由於這些中國人有大把錢購置大馬的土地,而且他們勤奮、聰慧及精於經商,我國人民根本無法與他們競爭,結果只會一無所有,必須搬離城市,最終遷到郊區或森林邊緣去。

300萬中國人移居大馬?

敦馬甫於上週一斷然宣佈希盟政權將禁止中國碧桂園集團在柔佛投資的“森林城市”房地產向外國人銷售,更不會向主要來自中國的買家發放永久居留證;在本屆“509”大選之前,敦馬曾持續指控在“森林城市”置產後定居的70萬名中國人將取得大馬公民權,並獲發放身份證,進而在大選中投票。

敦馬如今不知何故,變本加厲般“預言”,有300萬名中國人可能移居大馬,但就像他在這之前“斷定”70萬名中國人可能成為大馬公民那樣,他並未提出任何具體證據佐證其“憂心”,這種說法反而被質疑危言聳聽。

無論如何,敦馬類似“排外”的言論,即時引發極大的爭議,可能帶來負面效應,恐將衝擊外資對大馬的信心,甚至不利於馬中的合作關係持續發展,尤其是於可預見的未來影響中國對大馬的投資。

敦馬這回再度渲染其“中國人變大馬公民”的所謂隱憂,若其動機是要國人尤其是土著居安思危,並激勵他們勿一味依靠政府的拐杖,而應自力更生和奮發圖強,改變命運,完全可以理解,但他無需只針對中國人,把中資擺上桌,視為“假想敵”。

再者,敦馬在這項純為馬來人舉辦,旨在貫徹“土著議程”的大會發表猶如污名化中資的言論,恐將挑起馬來人尤其是保守勢力對中國人乃至中國的誤解,進而產生“仇中恐華”的情緒,委實不智。

在敦馬的心目中,或許與他“一見如故”,彷彿成了忘年之交的阿里峇峇集團創辦人馬雲,才是有資格在“森林城市”置產,並移居大馬的中國人;馬雲曾一再向敦馬承諾,阿里峇峇將致力與大馬政府密切合作,加強大馬的數碼基礎設施,並通過阿里峇峇現有科技與平台,協助大馬小型商家拓展國際市場。(馬雲於今年6月在布城會見敦馬後,由阿里峇峇主導的數字自由貿易區(DFTZ)和數字世界貿易平台(eWTP)等在納吉掌權時所推展的計劃,確定繼續進行。

隨着單方面宣佈取消中資涉及的東鐵計劃以及沙巴和馬六甲的兩項油氣輸送管道大型基建項目,再加上放聲拆除關丹馬中工業園的所謂“萬里長城”(其實不存在),如今又似乎把中國人視為“黃禍”,此舉對敦馬甫在訪華期間重申不反對中資,並繼續與中國友好,極為反諷,不知會否獲得中國領導人的“理解”。

再者,敦馬一度一言既出“新殖民主義”,似乎意有所指,中國領導人恐會“聽者有意”,或會對這位中國的“老朋友”和“好朋友”繼續聽其言,觀其行。

其實,製造“非法移民”成為大馬公民,並讓他們享有投票權,敦馬乃始作俑者。

炮製M計劃引進非法移民

敦馬當年在位時出自延續和鞏固國陣對沙巴統治的政治考量,曾一手炮制所謂M計劃或稱馬哈迪計劃,即身份證計劃,有系統地批准頒發大馬公民權給非法或合法的外來穆斯林移民,俾讓他們在大選中享有投票權,藉以加強穆斯林土著為主要支持對象的沙巴國陣成員黨之勝算,確保沙巴成為東馬的“政治定存州”。

在M計劃下,移民局放行不計其數,可能多達數十萬的非法移民主要來自菲律賓南部“合法”入境,而國民登記局把大馬身份證(也可說是非法身份證)發給他們,,選舉委員會則允許這些擁有“非法”身份證的非法移民登記為“合格”選民。

馬哈迪的M計劃顯然對沙巴造成極大的破壞,顛覆沙巴的體制;大馬於本屆“509”大選後出現第一次政黨輪替,至今沒有跡象顯示希望聯盟政權將落實轉型正義,還原M計劃的真相,以治癒沙巴的“歷史創傷”,看來是礙於M計劃的“主謀”正是敦馬,為了維護希盟政權的穩定,不得不在“法治理念與政治現實”尋求平衡,在當前也只能把“政治利益放中間,轉型正義擱一邊”。

再說,當前對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存有潛在威脅的莫過於被指已成為“大馬第三族群”的數百萬外勞(合法或不合法),這才是敦馬及希盟政權所須優先的處理事項。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