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敦馬憑個人意志踐諾?

: 09/03/2018 - 07:49

希盟政權持續歸咎國陣前朝累積破兆令吉的巨額國債,而二度拜相的敦馬哈迪則指控大馬的體制被前首相納吉極度敗壞,因而導致希盟政權至今僅能部分兌現其“百日新政”的十大承諾,也可能於未來的五年內逐步兌現,甚至難以落實其大選宣言的全部承諾。

但對敦馬來說,他顯然“堅持”兌現他在本屆“509”大選之前和之後所許下的“承諾”,即使其結果一再“打臉”他自己。

其一,敦馬因不甘他第一次掌權時一手“催生”的國產車寶騰(前稱普騰Proton)的49.9%股權賣給中國浙江的吉利控股集團(Geely),他遂矢言一旦希盟入主布城,將設立另一家國產車公司,如今敦馬果然踐諾,積極地推動創建第三國產車;或是為了緩和所引起的爭議,他披露第三國產車計劃是由私人界提出,如果有關獻議可行的話,則交給私人界推行,但他證實政府將不排除對入口的外國汽車重施稅務壁壘政策,以確保第三國產車計劃的成功,不知是否意味政府將扶助“私人界”國產車的生存與發展。

其二,敦馬最近在結束訪華時曾單方面宣佈,在獲得中國領導人的“理解”下,大馬將確定取消中資涉及的東海岸銜接鐵路(東鐵)計劃,以及沙巴和馬六甲的油氣輸送管工程,但他返馬後隨即改口“中國融資的大型發展計劃會否取消、展延或尋求其他方式解決我國的財務,目前仍未有定案”,也就是說東鐵計劃和兩項油氣輸送管工程的課題尚未拍案決定,必須保留協商的空間,而據知內閣議決暫時停建東鐵,俾與中國方面討論東鐵的造價;尤有進者,敦馬透露,有本地公司向政府獻議,以低至100億令吉的成本興建東鐵,但他表示,政府必須對東鐵的建築成本能夠大幅降低的真正原因,進行研究。

其三,敦馬一度堅持取消他所聲稱“耗費大卻不會帶來具體的經濟效益,因此沒有必要推行”的吉隆坡至新加坡高鐵計劃,但新加坡政府表明將繼續支持隆新高鐵計劃,並會根據兩國所簽訂的協議履行義務,兌現所作出的承諾,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最近指出,隆新高鐵計劃受具法律約束力的雙邊協定所管制,除非雙方相互同意更改條款,否則雙方都必須履行經議定的條款;根據報章報導,新加坡交通部長許文遠與大馬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進行多次磋商後,預料即將宣佈兩國達致雙贏的協議,以維護馬新既有的友好合作關係。(敦馬也狠批1962年簽署的馬新水供協定“非常荒謬”,要求重新談判,並尋求把柔佛賣給獅城的生水價格提高超過10倍,但新加坡政府回應,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新加坡支付多少生水價格,而是兩國都不能單方面更改協議的條款,隨意調整水價。)

“踐諾”一言既出卻U轉

其四,敦馬日前斷然宣佈,政府將禁止中國的碧桂園集團在柔佛投資興建的森林城市房地產向外國人銷售,更不會向主要來自中國的買家發放永久居留簽證,頓時引爆極大的爭議;隨着這項決策可能帶來負面效應,尤其是衝擊外資對大馬的信心,首相辦公廳第一時間滅火,澄清外國人可以自由在大馬置產,惟須符合特定的條件,據知內閣同意被喻為“富人島”的森林城市可繼續出售給外國人,但不允許70萬名外國人住在同一個島上。(敦馬在這之前曾指控70萬名森林城市的中國買家,將取得大馬公民權和身份證,並可能在大選中投票。)

敦馬一再“一個人說了算”地對本身踐諾,雖被質疑他試圖貫徹其“去納吉”的強烈個人意志,但不時在“一言既出”後來個U轉,不知是否是希盟領袖在內閣即時對他施加有效的監督與制衡。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