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SST未必是國慶獻禮

: 09/01/2018 - 16:11

國人包括“831”那一天湧往行政首都布城的30萬名各族民眾感性地歡慶大馬“變天”後的第一個國慶日,他(她)們翌日就須理性地面對如今開門不只的“七件事”不知會否因SST2.0開跑後而誘發另一波“漲價潮”和通貨膨脹。

從本月起,希盟政權正式恢復銷售與服務稅制(SST),以取代國陣前朝2015年4月1日愚人節開始實施,卻備受國人尤其是中、低收入階層持續詛咒3年又2個月的6%消費稅(GST)。

這意味,大馬在希望聯盟上台後確定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廢除消費稅的國家(據知目前共有170多個國家實施被公認為較健全和有效且公平兼透明的消費稅制,而鄰邦新加坡政府將於2021至2025年間把該國的消費稅從目前的7%調高至9%。)。

成為首個廢除消費稅國家

希盟政權終於如願地於9月1日起實行SST2.0,也意味它在入主布城100多天後才完整地兌現其大選宣言中的“百日新政”十大承諾中第一項“廢除消費稅”的承諾(消費稅的6%標準稅率6月1日起降至0%),一定程度歸因於仍由國陣掌控的上議院猶如續當“下議院的橡皮圖章”,或是順應於本屆“509”大選所傳達的民意而放行《2018年銷售稅法案》、《2018年服務稅法案》、《2018年消費稅(廢除)法案》,以及另兩項相關法案。

或者可以說,終結GST不啻是希盟政權給國人的“國慶獻禮”,但SST2.0是否是另類“國慶獻禮”,則是言之過早,仍待時間的證明。

為何希盟政權急於落實SST2.0?原因無他,正如財政部長林冠英在這之前毫不諱言,一旦SST2.0未能如期開跑,我國可能陷入“財政赤字”,也會影響到大馬的國際評級;他於日前坦承,若不於9月1日起征收10%的銷售稅和6%服務稅,希盟政權將面對行政開銷不敷40億令吉,收益不足以支付公務員薪資及政府建築物保養費的糟糕後果。(記得納吉在位時也曾指出,若非征收GST以填補一度因國油收入銳減而漸告空虛的國庫,國陣政府恐將沒錢發薪給160萬名公務員,而大馬勢必淪為赤字國家,國債將會增加,進而難以繼續發放教育、小園主和漁民援助金,以及一個大馬援助金。)

GST若不廢除,國庫於2019年預計可徵收440億令吉,而SST2.0僅是210億令吉,減少230億令吉。

SST2.0推出後,希盟政權所面對的主要挑戰在於儘可能防止百物再掀“漲價潮”,以及抑制通貨膨脹,尤其是由預期心理所產生的所謂情緒通膨。

儘管已表明難以保證SST2.0不會造成物價漲,但希盟政權一再指出共有5443種商品豁免SST2.0,是GST免稅項目的10倍,況且曾有1萬1195項商品徵GST,佔消費價格指數商品的60%,而SST2.0徵稅商品只有6405項,佔消費價格指數商品的38%,也就是說SST2.0對物價的衝擊只是GST的一半。

官民齊監督物價檢舉奸商

此外,共有8萬5000家公司符合註冊徵收SST2.0的資格,遠比47萬2000家GST註冊商家少。

為示官民一起監督物價,檢舉奸商,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部執法組一旦接到消費人投訴物價不合理,會於24小時內處理;貿消部在全國擁有2300名執法官員,準備在接到消費人或公眾投訴後,展開調查和採取行動。

在反暴利法令下,商家的賺幅(profit margin)不能超過SST2.0實施前的幅度,否則可被視為牟取暴利,而被對付。

另一方面,林冠英指出,在GST歸零後,我國7月的核心通膨率第一次降至負0.2%,顯示GST對通膨率所曾造成的衝擊,而SST2.0實施後,他有信心今年的通膨率可維持2%。

SST2.0實施後,物價及通膨能否有效地受到控制(GST歸零的3個月內,消費者並未感受到物價有顯著的下降),顯然是希盟政權所承受的最大壓力,這不知是否是它這麼多年來妖魔化GST,指控GST是導致國人被日益高漲的生活成本壓得透不過氣的主因,如今所須付出的政治代價。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