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梅開二度

: 09/02/2018 - 07:49

香港電影公司老闆曾小姐教導,看了不喜歡的影片,少講一句當幫大忙,尤其在正式上映前,千萬不要壞人衣食,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是《媽媽咪呀2》這麼氣勢如虹,我在巴黎參與的百分之九十九女班下午場,劇終還有狂迷自動自發鼓掌,ABBA粉不但金曲銀曲照單全收,爛銅爛鐵曲一樣如痴如醉,不識綺羅香的路人甲吐一兩口口水,應該不會影響大局吧?

坦白從寬 ,首先讓我跪下告解:眾口推崇備至的上集,其實完全不是我的一杯Ouzo,青春期滾瓜爛熟的《跳舞皇后》高調重播,也驚動不到笑點和淚腺,下集以Here We Go Again作副題,正常來講消化後經烏鴉嘴吐出,不會不是嚴拒門外的Not Again,之所以明知山有虎也勇往直前,完全因為預告片剪得相當好看,雪兒全副武裝客串銀髮婆婆固然具無比吸睛功能,那三個襟兄弟被埋怨口疏的鏡頭,甲說“我只跟乙講過”,乙說“我只跟丙講過”,輪到飾演丙的柯林費夫,竟然直認不諱公佈“我跟很多、很多人講過”,影帝級人馬不顧身世陪你一起發瘋,怎麼好意思拒人於千里之外?

劇本為了遷就歌詞,編得多牽強我不介意從輕發落,上集名曲已經用得七七八八,梅開二度有多少滄海遺珠可供選擇也不計較,但是梅姨三個男友的前身,為什麼非挑選醜陋到貼地的演員飾演不可?扮年輕甲和年輕乙那兩個,還說脫衣後有美妙身材補償,可憐的費夫先生得到一個又難看又造作的廢柴飾幾十年前的自己,雖然佔越夜越美麗便宜,卻切切實實令人慨嘆不堪回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劇透”成了洪水猛獸,坦誠佈公談論電影或電視劇,一個不小心就被視為萬惡不赦的破壞王,其實有時事先張揚情細細節,出發點不但百分百友善,而且完全有必要,幫助大家調教正確的期望縱使抽起了親身發現的樂趣,總比一場歡喜一場空好吧?譬如《媽媽咪呀2》,通知專誠為梅莉史翠普買票入場的觀眾,梅姨的戲份比特別客串的雪兒更少,我就認為有百利無一弊,鐵粉望到頸都長最後只得到一首主打歌和一首大合唱,滋味必定不會好受,作好心理準備有何不妥?

她這次以煮飯婆形象娛賓,有種“肯來已經算給面子,請你不要煩我換衣化妝”聲勢,往好的一面看是大將之風,那塊鴛鴦臉左右兩邊無一不腫,為了連戲頭髮隨隨便便紮起,素顏之中不是魚和蛋有商量的花齋,而是六根清淨到連人間煙火也不吃的Vegan,瀟灑開了“仙氣”一個玩笑。同時也有讓賢氣量:雪兒估計以滴水不漏姿態登場,樂得做順水人情,既然她這麼喜歡美,乾脆讓她美個夠,懶得和她分庭抗禮。事實也的確如此,年過七旬的老太太果然一寸寸精心打造,可惜看來看去都像晚年梅蕙絲,其慘烈罄竹難書。

文/邁克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