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戰爭能量載滿身 我要爆啦

: 09/02/2018 - 07:49

離開會安後,我們沿着海岸線南下西貢,一路上被滿街活跳跳的海鮮與俄語招牌所包圍。原來同為共產國家的越南與俄羅斯兩國關係良好,沿海的歸仁、芽莊與美奈從很早以前就是俄羅斯人“日光浴、泡海水、吃海鮮”的首選度假勝地。我極喜愛這裡的海,浸泡在這裡的海水中,上岸後不會有一般泡在海水中又鹹又黏,滿頭滿髮滿身體都是沙與鹽的不舒服感。而最讓我驚奇的是:這裡的海面總有成群的蜻蜓飛舞盤旋。我在烏布時聽農夫說,蜻蜓只在毫無污染的環境中生存,若以此類推,我假設這裡的海一定是乾淨無污染的,再加以類推,我假設不管是沙灘小販或沿海餐廳,無論賣的是炭烤乾魷魚、BBQ活章魚,或清蒸小炒蝦魚蚌蟹,都是可以放一百個心地給它大嚼特嚼,統統裝進肚子裡的吧?

酷愛海鮮、泡海、日光浴的我,非常對不起這天堂也似的海濱。自從離開會安後,不耐煩的心情與秒俱增,糟糕的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在不耐煩些什麼(搔頭ing)。明明就每天都在過爽歪歪大吃大喝新鮮有趣的日子;明明就丈夫明理負責、兒子乖巧可愛,每天都在玩玩玩,我,到底是在不耐煩些什麼?難道,才出門遊走三個星期,我就累了?不會吧?四年前遊說好野爸離國出走時,我可是許下豪語:“你辭職,我們一家子來去環遊世界個三年五載也沒問題!”的呀……這會兒,在認清自己實在很沒能耐“一口氣趴趴走世界個三五十年”的同時,只能慶幸:呼!要是三年半前沒在烏布落腳,我可能早就是個瘋婆子了吧?

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自問:若允許自己擔任最佳女主角演一場瘋婆子的戲,會是啥樣子…...類似的胡思亂想還很多,族繁不及備載,重點是,我竟然在這天堂也似的海濱,咀嚼着自己無限的不耐煩低潮。後來,幸好有後來……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流眼淚時,忽然搞懂自己為什麼不耐煩啦!越南,這是一片戰爭能量爆滿的土地,在這裡待了三個星期,我自己身上所攜帶的“戰爭”與“暴力”能量與之共鳴到最高點。啊哈!找到可以說服自己的原因後,接下來的事就簡單了,我反省自己最常向誰施加“暴力”,鏘鏘鏘鏘,答案就是“好野哥”。於是,我起身寫了一封給好野哥的道歉信,並且承諾自己:從今開始,我會在感知到“體內的戰爭與暴力”時,心中默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後來的後來?當然是心情開始往上攀升,我又可以笑咪咪地前往下一站西貢了。

今早四點半的約會是

搭乘吉普車遊Mui Ne

節目有 看日出 玩滑沙 參觀漁村 涉泥溪

赤腳拖走在 廣袤無邊 媲美沙漠 的第一站

朝 “最完美觀日出”地點 前進時

望着已經“攻頂成功”的爺仨

遠遠落在後頭的我決定 

姑奶奶不走了

就一屁股坐下玩更好玩的 

日出冥想

然後 太陽出來了

嗅覺靈敏的爺仨 尋到身邊

咱一起走向 休息大廳的吉普車司機

一進入休息大廳 

耳朵引導眼睛轉向唯一的一台電視

電視在播放兒童不宜

五秒鐘內 接收到的兩個畫面 

令我 很困擾

首先是 男豬腳 邊摔外套 邊用非常不尊重的字眼 造句

表達他想與正在沐浴的女子 歡好

接着 鏡頭切到 女方驚恐的 表情

我轉過頭 嚴厲警告還在分析電視畫面的哥倆 

轉過頭去 這個不適合你們

美好的一天 是這樣開始的

#生氣

#宣揚暴力的不正常男女關係就是在無意識中被這種畫面強迫洗腦的

實在受不了? 

也許神能幫我。

我 重複 祈禱 請求 

神吶 請清除 轉化 這已經不再被允許的 負面兩性關係能量

並把這股能量 重新連接 至

溫柔 尊重 包容 有愛 的兩性關係

求神拜佛 通常 對我有用

當 我再回想那五秒鐘畫面時

畫面變模糊了

憤怒的情緒也淡去了

這一段五秒鐘 

好像被神用橡皮擦 擦去般

顯得非常 有距離

我祝福 與這部影片有關的人

都能把因接觸到這部片子

而不小心收在心中的兩性關係負能量 

完全地從細胞記憶中 

清除 轉換 

並 重新連接 創造 出

溫柔 尊重 包容 有愛 的 兩性遊戲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