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水下的斑斕

: 09/02/2018 - 07:49

中南美洲伯利茲(Belize)的外海,就是加勒比海。單是聽到加勒比,耳邊就傳來海潮聲,眼前湧現一片藍,高度透明的碧藍色,是專屬加勒比海的配色,再加上慵懶的卡里普索(Calypso)音樂,讓你搖擺身子的節奏,時光也漂染上這片藍,連回憶也是藍藍的,懶懶的。

音樂裡搖鈴的沙沙聲和海潮聲結合,分不清楚誰是誰了。人類由大自然中汲取音樂,又將音樂回饋給大自然。卡里普索是歷史、風土和民情混合起來的音樂類型,源自西非的音樂傳統,經過黑奴們的改造,並和殖民地統治者帶來的法式風格相結合,調配出屬於夏日、海洋和狂歡的音樂,中南美洲的嘉年華派對上經常可以聽見,讓人輕易的以為這些音樂是開心而樂觀的,但傳統上,卡里普索歌曲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度假風軟塌塌,早期黑人們唱着反映殘酷現實的歌詞,用來抨擊社會的不公。

被白鰭鯊重重包圍

庫爾克島(Caye Caulker)是伯利茲加勒比海中有名的海島目的地,在島上看夠了日落,喝膩了雞尾酒後,還能參加當地舉辦的出海一日遊,不遠處就是海洋國家公園,海底下的珊瑚龍宮,海龜魚群悠遊其中,海看似平靜,其實斑斕的喧鬧都在海裡。伯利茲人口少才約40萬,天然資源豐富,因此人類對環境的破壞還相對少。

我們開到海中央,船伕把船停下,一群群約兩米長的白鰭鯊就將我們重重包圍,用期盼的眼神等待,這類鯊魚是鯊魚家族中的小綿羊,只對小魚小蝦感興趣。導潛員丟下準備好的魚食,海面上更為翻騰。對野生動物餵食會破壞動物的本性,但由於當地旅遊業競爭激烈,為了滿足遊客的玩興,這也已經成了當地的常見做法。

遇見憨憨野生海牛

看完群鯊,我們繼續在水中尋找海牛,雖然導潛員在行程前就不斷給我們打預防針,說要看見海牛並不容易,一切得看運氣。我雖然很渴望看見野生的海牛,但也知道一切不能強求,把看到當成是此次旅行的花紅,沒看見也不會那麼失望。這超重的食草哺乳動物長得圓滾滾的,游起泳來永遠慢條斯理,很有潛質成為龍王的絨毛娃娃。海牛嗜草,加上舉止慢吞吞的,因此俗稱海牛。

在回程途中,導潛員看見水中有動靜,馬上叫我們帶上護目鏡,換上蛙鞋,跳入海中,尋找海牛。不一會就看見一頭海牛慢悠悠的,搖擺着美人魚一樣的尾巴,一臉憨憨無辜的表情,向我們游過來,然後潛入地底,啃食着水草。

體重高達500公斤的海牛一天要吃掉50公斤的水草,導潛員又提醒我們看看四周,原來一共有5頭海牛在我們的範圍內覓食。

短短十幾分鐘的溫柔邂逅,是旅途上的小幸運吧。雖然我很想看見海牛,但之前其實也無法想像看見和沒看見海牛對我有什麼影響。終於是遇上了,我才知道這個世界有那麼一種動物, 對你笑了,然後轉身告別,你的人生就會分成兩個階段,遇見海牛之前和遇見海牛之後,原來是有差別的。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