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法理】政治領導人旋轉門

: 08/29/2018 - 08:16

近年來,澳洲究竟是以什麼聞名遐邇呢?是人見人愛的樹熊,還是討人歡心的袋鼠嗎?非也!答案是政治人物聞之色變,而人民深感無奈的政治領導人旋轉門!

澳洲政壇“逼宮”幾乎成了文化,總理換人成了政壇常態!從前總理霍華德2007年大選失利下台以來,短短11年就換了7名領導人!領導工黨上台後,前總理陸克文和其副手吉拉德分別在2010年和2013年上演這操戈同室的戲碼。2010年,工黨黨魁陸克文被其副手吉拉德擊敗,失去總理位置,而他3年後成功翻盤,只是在同一年的澳洲選舉中,陸克文領軍的工黨無法扭轉乾坤,還是敗給了當時艾博特領導的自由黨。

豈知艾博特當權不足3年,就被宿敵特恩布爾逼下台!然而風水輪流轉,特恩布爾領導自由黨於2016年的大選中保住政權,在上週卻也同樣面臨黨內政敵逼宮黯然下台的命運。

特恩布爾呈辭後,站在政治領導人旋轉門前發表演說時,聲稱對自己的政府取得的成績感到自豪,並表示自己已經用盡全力。他也抨擊不團結是澳州政治的死結,並批評前內政部長達頓,以及前總理艾博特,和他們的支持者不惜一切從內部攻擊政府,想把他從總理位置上拉下來,讓政府垮台。

結果他失去了黨魁一職和總理寶座,但在背後插他一刀的達頓也沒有當成總理,反而是特恩布爾的親信、前財長莫里森成了漁翁得利的折衷人選。

大馬也不缺逼宮奪權遊戲

特恩布爾對於自己所經歷的72小時逼宮,他無奈的認同“這是非同尋常的,許多人描繪為瘋狂。我很難找到描述它的其他方式”。

但是,諷刺的是,最貼切描述特恩布爾今時今日下場的,反而是當年被他以同樣的手法逼宮下台的艾博特,同樣站在政治領導人旋轉門前的告別講辭:“當您決定參與這遊戲,您就必須接受遊戲規則。”

短短幾句話,就勾劃出了民主政黨政治的真諦:黨的選票利益,永遠凌駕個人的榮辱與得失。須知所有的逼宮戲碼,幾乎都是在執政黨民意低迷的時候上演。

旋轉般頻繁的更換總理,雖像一場政治鬧劇,其實也是民主政治政黨內部撥亂反正的機制。澳洲最大黨的黨魁是當然的總理,但是當黨魁的政策明顯不得民心時,不願跟隨黨魁一同沉沒的黨內議員可以發出動議,通過黨內臨時換帥的機制,來重獲民心。

而大馬政壇也不缺類似的逼宮奪權遊戲。以前鬧得滿誠風雨的“加影行動”不正是不折不扣的民聯雪州版州務大臣逼宮行動嗎?還有以前國陣的登嘉樓州務大臣事件,不也正是最佳的例子嗎?

我驀然想起莎翁名著《尤利烏斯?凱撒》裡,布魯圖為自己參與刺殺凱撒的經典辯詞:“如果在場的那一位是凱撒的好友,我向他說我對凱撒的愛絕不遜於凱撒對自己的愛。如果這位凱撒的好友要求我解釋為何我會站出來對抗凱撒,這是我的答案:並不是我不愛凱撒,而是我更愛羅馬!”

作者:許文思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