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文人多大話

: 08/29/2018 - 08:01

無意中在網絡上聽到梁博的《日落大道》,找出歌詞科普了一下,誒,果然唱的正是洛杉磯通往到拉斯維加斯那條高速。(據悉,汪峰也曾不惜大撒狗糧自曝寫給他老婆章子怡那首《無處安放》的情歌,好像也是看到這條大道映着夕陽(當然車裡還放着披頭四的歌)而來的靈感咧。)基於如此,老娘自然也不嫌被吐槽,就當一回好學的好奇寶寶,遂問那是朝西方向可看到夕陽的路麼?

可咱們家凡事特喜歡走邏輯風的小斗,稍微腦補了會兒,覺得不對,拉斯維加斯不是在洛杉磯的西部,好像不可能看到夕陽吧。但她爹卻認為,路不一定是直走的,儘管大方向的位置不朝向西邊,但翻山越嶺的路也有可能拐西而去……

老娘這路癡之所以對這條路產生興趣,當然先是被梁博那首歌的旋律吸引到。聽着聽着,去年夏天東遷時的記憶自然翻滾泛起——就是路過那條死亡谷的大道。但,與歌裡羅曼蒂克的情懷,幾乎是完全兩碼子事的。

當時萬里晴空不見一片雲,那種天色呀,就是藍得清澈到何止鳥飛絕,簡直就棄絕人間煙火。但,落在老娘的眼裡,頓時感覺無窮無盡的路見不到盡頭特別令人焦慮。車裡雖把冷氣開到盡,但外邊讓人意識到毛骨悚然的溫度是一目瞭然:地表面不見一絲綠意,所有的景色幾乎一片土灰;遠處背着太陽光的山,更完全一幅立體黑白照的特效這樣。大道兩邊蔓延開去,無景無彩,全是黃滾滾一片的沙礫,別說植物,基本上看起來就像沒有生物可存活的絕望無毛之地(好像有響尾蛇和沙漠壁虎之類啦)——方知道何謂窮山惡水。呃,所謂看山是山,不就等於無趣唄。(莫非,矯情=才華?)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