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從AES事件看程序正義

: 08/27/2018 - 11:16

自動執法系統(AES)自2012年9月末開始推行,但在同年的12月就因“技術原因”遭總檢察署凍結所有法庭審理的AES案件,使得這些傳票在沒有被取消的情況下(即傳票持有人依然可繳付罰款),但又在最終審判權的缺失之下(即法庭無法將犯錯者定罪)導致AES這多年來懸而未決的局面,隨着新任交通部長陸兆福在本月中宣佈,陸路交通局將取消所有於8月31日及之前由AES所發出的傳票,得到了最終的解決。

上述所謂的“技術原因”,一直以來都沒有得到前朝政府不管是總檢察署抑或是交通部的解釋。但根據過往所流出關於AES各種各樣的信息,再加上陸兆福宣佈自9月1日開始,AES將由陸交局全面接管的情況下,推敲可知此前AES案件無法被帶上法庭的原因,自是因為存有許多疑慮的外包合約,將有關單位的執法權力,移交到了私人公司的手上,由私人公司拍照舉證再轉交給陸交局採取行動,違反了相關的法律規定所致。 

形象化一點的來說,若法庭、總檢察署及陸交局在沒有修改相關法令的情況下,就允許如此擅自將執法權讓渡出去的情況出現,往小處來說,在法律一視同仁的原則之下,那是否任何公眾人士都同樣有權利將公路違法者的照片通過手機拍下作為證據,再轉交給陸交局發出傳票及提控,並以此獲得報酬? 

而往大處來說,若此先例一開,所有政府部門的執法當局,不管是內政部底下的警隊或是財政部底下的關稅局等,其手握之執法權力,是否同樣也能以一樣的標準讓渡給普羅大眾,讓平民百姓一同參與到執法部門的行動之中,並藉此獲得回報? 

執法程序外包過程有疑慮

為此,從這裡就可以看到法律原則底下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標準,即本文題目所說的“程序正義”了。程序正義,也被稱為看得見的正義,程序正義是否有被遵守或做到,是可以清楚明白檢驗出來的,也即是所有法律所規定的程序是否有被遵守實行;如果沒有,那程序正義就沒有達到,而在程序正義缺失的情況之下,定罪自然就無從說起了。 

簡而言之,在法律已經界定清楚執法權的情況之下,即便是其他執法部門的相關執法人員,也同樣沒有任何權力去進行執法(比如稅收局官員不可開罰單),更遑論是沒有任何法律地位的普通人了。道理很簡單,讓沒有地位、沒有經受過相關訓練的人員去進行執法,又如何能夠確保執法的準確性,如何避免冤枉好人的情況出現呢?

在如此背景之下,AES被取消,自然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更別提在整個AES執法程序外包的過程之中,留有許多疑慮這一點了。如今在AES完全移交給陸交局管理、維護和執行的情況之下,自然就免除了上述程序不正義的情況出現了。

作者:洪偉翔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