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民主家庭

: 08/27/2018 - 11:09

清早看到小斗轉帖過來一個有笑點的梗。老娘的笑點特低,猜能達多低?常被吐槽簡直低到一般正常情況下,都無法(忍住笑)正常把一個笑話講完的那種可笑度。但這早在(她預期我會)隔空爆笑前,我卻笑不出,因為先引起的關切是她發帖的時間點——她居然能在這個鐘點起身倒也奇了怪了,對一個夜貓子來說。

她說也不知道為啥,一早被驚醒了過來…‥呃,也許跟爹娘住了快整個月,每天一睜開眼,大概兩尊老傢伙就無可避免地老神在在(且通常免不了伴有些許煮東西或吃東西的雜聲)。會不會是因為這下突然太空寂,無法一下子習慣過來,反倒被驚醒?(咱們昨兒剛離開波士頓下紐約大斗處,要整裝打道回馬了。)

這讓我多少有點感觸,咱們唯一需要習慣的就是,從一個習慣切換到另一個習慣,就像平靜的湖面總不時要接受被投進小石子的干擾這樣。可是就另一方面來說,一家子短短的相聚卻也恰如其分,避免了各自的生活被相互介入過深。(對,別懷疑,咱們就是那麼奇葩的民主家庭。)

還好,幸虧她的生活也夠賊忙了。有多忙?這段時間好像還沒機會顧得上跟兩老坐一塊吃過飯呢。基本上,她三餐都帶便當在辦公室解決。所以,就算要為賦新詞強說愁,恐怕也就起床這瞬間罷了。

一次她姐就好奇問起,她到底在忙些什麼?老娘曾笑謔過她在“養孩子”(那時她好像正在實驗室裡培養着不懂什麼),反正她說了咱們也不懂,於是這下她就趁機打趣地跟她姐說:“養孩子嘛,要呵護要餵奶要換尿布,總有忙不完的事就是了。”哈,咱家阿貝居然說起“養孩子”這種話了(^?_?^)。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