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夏天已過

: 08/26/2018 - 12:06

一陣驟雨過後,天就涼了下來,殊不知,原來這場雨竟然是個分水嶺,不,應該是分季嶺。固然有說歲月無情,可那個無情還真水彩模式的,每一季總似由淡慢慢轉濃,遂在最濃處又開始淡化。漫長的拖沓中,哈,不懂是否也就因此造就了許多騷人墨客?

這才知道馬來西亞的一雨成秋,是多麼的大喇喇,翻來覆去再覆來翻去,每天幾乎都在這種小打小鬧狀態中,好像青春期永遠都揮霍不完似的。

在超市的收銀處,排在前面的一個年輕小伙子,貌似跟那個收銀大姐是認識的(如不是的話那他們也實在太會聊了),兩人一來一往就停不住在興歎:“耶,夏天過去了,又要等明年啦……”在這個大學城,夏天看到最多的不是亮眼夏裝,而是老外的刺青,個個穿得衣不蔽體為的是展露千針百孔的花樣。可東北這帶,一年頂多也就熱個幾十天,可惜了刺了那麼一身——痛。但來自熱帶的老娘對夏日有點崩潰,陽光和汗水都成了過敏源不打緊,出門打個傘還真像罪犯般畏頭畏尾見不得人似的。

除了加州重現可怕的林火慘案,夏季擺明就是吃喝玩樂的季節,到處的公園都開放各式各樣噴水灑水的玩意兒,簡直樂壞了小屁孩們,亦療了旁觀大人的心(情)。(當然這種像亂風吹攪得一片碎脆的娃兒尖銳喧鬧聲,總有人歡喜有人不耐煩。)記得上回冬季逛到小斗的校園去,就看到一處莫名其妙堆滿了大小的石頭。哈,直到夏季方曉壺裡乾坤,原來每顆石頭爆出水花給孩子嬉戲。不過,老外讓寶寶濕身曬着大太陽這種玩法,可不愁死了亞洲媽媽,畢竟不比白人孩子曬不黑、黑人孩子不怕曬呀——抱歉講得這樣政治不正確……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