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第三世界國民

: 08/25/2018 - 12:20

吉隆坡好像越來越髒,每次上街去,永遠有礦泉水瓶、零食袋、保麗龍飯盒、衛生紙或者塑膠袋在路上躺着,刺激OCD靈魂之窗每一奈米細胞。

那日,在輕快鐵月台上,打扮得體的年輕美眉在走入車廂前吃了一粒糖果,然後很自然地,打開纖纖玉手,任糖果紙飄到地上去,好像糖果紙本應隨風飄揚。我把美眉從頭打量到腳趾頭,心裡嘀咕:卿本佳人,奈何是垃圾蟲。現在學校都不教公民意識了嗎?

我常常跟外國朋友炫耀,生活在吉隆坡最美麗的事,莫過於森林近在咫尺,想要深呼吸,儘管開車去,擔保不消一小時,必定置身於綠蔭之中,然而,我沒有告訴外國朋友的是,就算在一片蒼翠之間,垃圾仍然處處可見,一些“愛好”大自然的男女老幼,不知怎地,也愛沿路亂丟垃圾,跟瑞典人剛好相反。人家瑞典人把健身和環保結合起來,一邊跑步、一邊撿垃圾,讓Jogging加上Picking up trash,創出新動詞Plogging,成為近兩年來歐美地區正夯的運動。

我的朋友之間從今年開始也有人趕上潮流。一位女友第一次Plogging沒有想太多,順手撿起裝進一個咖啡杯,懵然不知咖啡杯裡褐色液體原來是米田共,回到家才發現兩手沾了髒東西,洗了又洗,味道還在,差點連皮都剝下,還好她天性倔強,不輕易被屎嚇到,隔日買了一對手套,繼續健身,每次行動,總是滿載而歸,她每天跑步的地方只是一個小操場,不知怎地,就算天天撿垃圾,一樣可以撿滿一袋。

有個朋友從日本度假回來,忍不住數落同胞,他說在日本,想找個垃圾桶很難,街道卻保持得很乾淨;然而馬來西亞雖到處設有垃圾桶,國人照樣隨處亂丟垃圾,把四周環境當成一個大垃圾桶了。

不瞞你說,每次看到滿街垃圾,我總想從齒間狠狠丟出這句話:果然是第三世界未開化的野蠻民族,呸!

文/ 多風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