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羨魚】當明白自己是農民

: 08/25/2018 - 12:19

我很小就知道家裡很窮。但要到高中時代,才明白為什麼這麼窮。那是在公眾圖書館不懂裝懂的讀了馬克斯的資本論和這類書籍後,就以為自己明白了(但後來,又不明白了)。

小時候成長的小山鎮裡只有三個有錢人家。一家姓陳、一家姓李、另一家是個印度人,拾大人的口水尾,知道名叫斯巴亞。為什麼說他們是有錢人家呢?因為那時侯的小山鎮,只有三部私家車。這三家人,各有一部私家車。而且也只有這三家,是有封賜名銜的。

母親說那姓李的一家,是我們家的恩人。在我們苦難的時候,幫助過我們。哦,因為大家都是姓李的,是宗親,是“祖瀨”。我們申請什麼的,需要有個保證人還是什麼的,就會叫父親到他那兒去寫封信。他是個太平局紳,是個德高望重的人。

後來讀了資本論後,我變成了一個很愛思考的“憤青”,就常問:為什麼像我們父母這樣,勤勞苦幹,為何一生貧困?後來的結論是,原因:他們沒上過學,是農民!

哦,在離家上高中後,有一次回家,可能是大日子喝了點酒,話多了,母親說:我們欠過李宗親不少錢!

老實說,我當時是十分震撼的:原來父母在當農民那些年,一直是向這宗親借錢過活的。不但是借,是高利的借!

農民啊,要下種耕種了,哪裡找錢去買種子啊?借貸。種子種下去了,沒有收入,孩子要吃飯上學誰去付啊?借貸。但誰借給你啊?高利借貸。

但即使高利借貸,也要有人“多隆”。哦,幸好中國人有宗親這回事,JP李成了我們(母親口頭上的)恩人(意思是:如果沒這樣,會更慘)。

所以後來我們知道,我們七兄弟姐妹,在那個年代,只有兩個沒讀到書,也真是多得這恩人不淺。畢竟錢是欠了,我們整個成長時期,也沒經歷過像現代阿窿那樣的潑紅漆喊打喊殺的經歷。

後來,我們兄弟姐妹也都長大成人了,沒有人再當農民,也沒人讓自己的孩子當農民。父母,也在他們在世時,還清了他們的農民債。到了這個年代,我也年老,更是搞不懂資本論了。常常自問:這年代,還有農民嗎?為什麼,還是在搞貧困呢?

文/ 胡淵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