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少林寺

: 08/24/2018 - 07:49

以前常聽大斗說着,小蘇在波士頓居住期間的諸多逼仄軼事。例如,與幾個亞洲女子同屋,結果一日要煮飯才發現整袋米不懂幾時早已被不翼而飛了;至於洗髮露沐浴露洗衣劑洗碗劑等,這些怕長計的婆子小數,真的說出來都覺得自己太過睚眥必報的樣子。被佔便宜固然是一回事,但一直這樣繼續下去,感覺更是另一回事——貌似完全被人當傻子看待。後來,個人的東西只好全都擺回自己的睡房裡;後來的後來,乾脆自己搬出來租一眼望盡的“死都有餘”——依然狀況百出。

好不容易挨足5年,終於拿到博士學位了,並順利找到工作也幸運地抽到工作准證。好事連番接踵而至,這原該是皆大歡喜的最理想圖騰。可是,興許上天要施予她大任,工作的新地點卻是三藩市。不久前,又聽得大斗說 ,唉,又再度墮回居住問題的循環夢魘——不得不又回復與人分租屋子的生活。三藩市,誒,那種絕對居大不易的高壓,恐怕與波士頓不分軒輊。(歪樓一下,事實上,美國的高科技走廊就集中在東西兩岸,從事這方面的年輕人又還能往哪裡去?)

不過,畢竟從象牙塔的X組轉換到社會的S組,生活總有點改善吧——她買車子了。即是可以住到環境和租金對比較合理的郊區,至少朝着樂觀的方向前進。小蘇就是小斗的前車之鑒,大叔就調侃,籐門(Ivy League)就是少林寺,小斗還在挑水劈柴,完成這階段還得打一路出木人巷方能下山……

哎,青菜蘿蔔各有所好,畢竟人生的路只能自己走,心甘情願就好。(其實這種磨練倒是挺好的,至少學會何謂謙虛謹慎何謂極簡主義,否則一味要求“錢多事少離家近”——以為自己是宇宙中心咩。)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