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馬華視死如歸征無拉港

: 08/24/2018 - 07:49

沒有棄戰,拒當政治逃兵,馬華這回第一次高舉自身的黨旗“視死如歸”般勇闖火箭堡壘無拉港,不知是否猶如欲置全黨於死地而後生。

對哀兵上陣但不承認甘當炮灰的馬華候選人陳志忠來說,此役只要保住其選舉按櫃金,甚至爆冷地削減希望聯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候選人王詩棋的勝選多數票,則可說是雖敗猶榮,“死”而後已。

督戰的馬華署理總會長魏家祥坦承,馬華並不奢望收復無拉港,但若只設下保住選舉按櫃金的目標,這對馬華來說也未免太低了。

其實,馬華即使棄戰這場雪蘭莪“雙補選”之一的無拉港一役(另一個同步於9月8日舉行補選的州議席是由人民公正黨與伊斯蘭黨直接對壘的斯里斯迪亞),也具有正當的理由,相信會得到當地黨組織乃至馬華絕大多數黨員及支持者的諒解;原因無他,其一以示向在擔任州議員期間為民服務的精神和表現備受選民歌功頌德的黃田志致敬意;其二正是票數“會說話”,在本屆“509”大選再度重返無拉港守土的黃田志,在一場三角戰中得票4萬1768張,以3萬5538張多數票的絕對優勢連選連任,頓使慘敗的國陣(馬華)及伊斯蘭黨候選人喪失選舉按櫃金;其三馬華於本屆“509”大選慘遭行動黨“剿滅”,輸剩1國2州議席,大傷的元氣至今仍未恢復,全黨的士氣持續低落,若在此時此刻又一次蒙受重挫,不知會否導致這個最大華人政黨陷入災難性危機;其四際此黨選在即,與其打一場“必輸”之仗,馬華領導層不如認真檢討該黨在本屆“509”大選大潰敗,以及國陣尤其是時任首相被逐出布城的前因後果,從而集思廣益地為馬華的存亡解困,乃至化危。

儘管如此,坦承處於劣勢的馬華仍擺出“勇”者無懼的架勢,再度決戰政壇宿敵行動黨。願為馬華創黨以來取得最糟戰績承擔主要責任而已表明即將卸任的馬華總會長廖中萊強調,基於國家民主議程,馬華認為有責任參與這場補選,監督希盟政權。

馬華在錯的時機選錯戰場

他表示,馬華希望於這場補選中在雪州“破蛋”,讓馬華的代表進入雪州議會,為民發聲,落實兩線制。

馬華這回棄用國陣的標誌“天秤”,而第一次選擇以自身的黨徽上陣無拉港,不知是否正如魏家祥所曾表示的“馬華為巫統承擔過失的時代已結束”,預示馬華將以“全新的政治立場和姿態面對選民,徹底告別過往的政治包袱,走一條自己的路,走一條全民的路”。

換句話說,聲稱國陣已名存實亡,但仍與國陣尤其是巫統維持“曖昧”的政治關係,馬華看來有意通過無拉港補選測試選民尤其是華裔選民的回應,作為參考,以確定馬華在國陣的去留。

再者,希盟入主布城甫超過100天,馬華或許欲在無拉港以這個華裔選民為主的選區補選,尤其是希盟政權被指未真正兌現其“百日新政”所許下的十大承諾,測試華裔選民對馬華的觀感是否有所改變,至今到底挽回多少的支持度。

但針對希盟政權執政百日所展開的各種民調顯示,首相敦馬哈迪和希盟政權所獲的滿意度及支持度持續走高,而華裔對希盟政權的高度信任不曾消減。

若是如此,馬華顯然找錯戰場(行動黨堡壘無拉港),更選錯上陣的時機(希盟政權依然深得民心)。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