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我心】愛校籌款的點滴

: 08/22/2018 - 10:51

我想,凡是華文獨立中學的學生,在中學6年的讀書生涯中,一定曾經有過為校籌款的點點滴滴的委屈紀錄。舉個例子,有些學校規定農曆新年年初二就得出發到學校附近的新村舞獅採青。鑼鼓聲為新年添增喜慶的歡悅,年輕人從海外工作歸來,荷包尚還飽滿,懸掛在橫梁上的紅包自然厚實一些。

新年出獅隊,多麼無奈呀。但是為了讀書的母校,再辛苦也要拚搏呀。除了採青,有的學校籌款方式和數十年前一樣,那就是遠離家鄉,到遙遠的鄉城托罐募捐。從大城走到小鎮,烈日風雨都繼續進行,真正體會籌款的心酸。

相比之下,我們的學校還算是頗為輕鬆的。每一年中元節前後,我們就派駐學生到市中心一座大仕爺的金身前後進行募款的工作。凡是樂意捐助10令吉的善男信女,我們都回饋一張大彩,如此一來就可以獲得7令吉的捐款。

不過,這樣的做法也有我們的無奈。有一些家長會責問,為何鼓勵孩子賭博?賭博與否,端看孩子的道德操守,除了為學生做好思想建設,買賣彩票在我國是合法的。我不願多說,只指出根據校規,家長如果不要協助募捐,只要支付份額內的捐款即可。謝謝老天,這三十多年來還未曾看見孩子去賭博大彩。

我們不是商業化國際學校

在前朝政府的管制下,我們華文中學的發展,完全靠的是自立更生。不計算建校所需要的千百萬令吉,單只是教職員每月的薪金津貼,就是一筆不菲的數額。好像我們這樣一所擁有175名教職員的學校,每月就得支出將近50萬令吉的薪津。單只是收取每月300令吉的學費,是不足以支撐薪金和日常開銷的。

其實,如果我們要輕鬆渡過難關,只要讓學費調漲100令吉,那麼教職員的薪金既可以提高,財務上董事會也容易管理學校。然而,我們可以這麼做嗎?要記得,我們是民辦的華文中學,當年建校,老百姓可是出過力、獻捐過款項的。我們不是商業化的國際學校,每名學生一年可以收入6萬令吉的學費。

雖然說來辛苦,但是我們的前輩們還是有辦法克服重重難關,讓華文教育在這片土地開花結果。許多本來沒有的,也在靈活的手法運用下矗立起來了。新政府能夠糾正過去的偏頗,讓教育超越政治,公平的發展嗎?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文: 小黑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