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GST這回真的“蓋棺”

: 08/21/2018 - 18:16

倘若沒有出現最後一分鐘的變卦,銷售與服務稅(SST)將於9月1日正式開跑,但絕不應僅歸功於“護航”的財政部長林冠英,其實此乃可視為國陣掌控的上議院罕有地尊重民意的結果。

隨着本週一復會的上議院一口氣三讀通過《2018年銷售稅法案》、《2018年服務稅法案》、《2018年消費稅(廢除)法案》,以及其他2項相關法案,希望聯盟政權承諾廢除消費稅(GST),而以銷售服務稅取代,終告移掉最後一道的障礙。

這意味,一旦國家元首御准有關法案,並在憲報上頒佈生效為法律,希盟政權可望於9月1日起重新徵收10%的銷售稅和6%的服務稅。

SST可望9月起重新實行

眼見“SST”順利闖關,負責在上議院提呈上述法案的林冠英,可說是放下心頭的大石;在這之前,林冠英沒有追隨首相敦馬哈迪訪問中國,或多或少引起某種猜測和聯想,且被其政敵伺機炒作,但他聲稱此乃敦馬要他留守上議院,以確保SST法案能夠完成關鍵性的立法程序。

當新屆國會下議院第一季第一次會議相繼三讀通過《2018年銷售稅法案》、《2018年服務稅法案》及《2018年消費稅(廢除)法案》後,林冠英曾像是公告天下般,宣稱消費稅終於“死”了。

說真的,林冠英當時若非高興得太早,就是被暫時的“勝利”沖昏了頭腦;他應“心裡有數”,一旦SST法案在上議院過不了關,希盟政權就難以如期於9月1日起,踐諾以SST終結從2015年4月1日開始實行,一直受盡國人尤其是中、低級入階層詛咒的GST。

這麼多年來與國陣持續惡斗,林冠英及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領袖,若抱持“國陣必在其掌控的上議院攔阻SST法案”的思維,完全可以理解,況且巫統全國主席阿末扎希和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揚言國陣及巫統將在國會上議院和上議院力阻SST法案的通過。

或是因為如此,林冠英近幾天一再曉以大義般向上議員喊話,希望他們了解本身角色的重要性,懂得在人民、國家利益和政治利益之間,作出明智的決定。(在希盟入主布城後,率先“走後門”以上議員的身份受委為國防部副部長的劉鎮東,也呼吁國陣上議員支持SST法案,以示他們尊重人民於本屆“509”大選所作出的選擇,以及所展現的民意。)

根據聯邦憲法第68條文,凡在下議院通過涉及國家財政的法案例如SST法案,若未能獲得上議院覆准,被擱置一個月後,可繞過上議院,直接呈交給國家元首御准,也就是意味上議院根本無法“扼殺”SST法案。

即使未能於9月1日恢復SST,其結果可能影響政府稅收及擴大財政赤字,但只需歸罪國陣從中刁難,對抗民意,希盟政權的誠信就不會打折,甚至可在雪蘭莪的無拉港和斯里斯迪亞“雙補選”中挑起選民對前朝的仇恨情緒,進而轉化為對希盟有利的選票效應。

SST若未能開跑歸罪國陣

SST法案如今在上議院在未遇阻力下順利通過,不知會否反而使希盟政權頓感“始料不及”。

不管國陣尤其是巫統是否另有“政治議程”,而“一反常態”地放行SST法案,但上議員若真的順應民意,理性議政,不隨意阻擋任何有利於人民福祉的法案,不再為貫徹本身的政治議程,而把上議院淪為另一個朝野持續惡鬥的政治平台,則是可喜可賀。

無論如何,希盟若能調整正如敦馬所說的“仍保持反對黨的心態”,而國陣也儘快適應反對黨的角色,朝野可望相互尊重地在維護人民利益的大前提下,對關係國家發展的重要議題進行協商,使上議院不再淪為下議院的“橡皮圖章”,進而有效地發揮監督與制衡希盟政權的作用。

希盟政權所面對的真正挑戰現在才開始,必須證明SST取代GST下後“人民未必過得更幸福,但起碼過得更好”,尤其是確保生活成本不會因物價再掀另一輪漲風而加重。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