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搶房

: 08/21/2018 - 18:04

因缺乏運動(如今連打掃的勞動都省了),老常就因長夜無眠“肚子”愁——晚飯吃得早嘛。每過了半夜若睡不着,肚子咕咕叫越夜越饞越不能眠,各樣食譜就在腦海裡翻滾,常衝動得就想起身去廚房大動干戈。

避免擾己清夢,只好趁着傍晚天氣涼下來出外散散步,順便到處看看街景——省得小斗老常掛嘴邊暴謔其母說:“你不出去走動,人家問起波士頓是怎樣的,你拿什麼來說?”呃,太看得起老娘了,恐怕沒幾人有興趣會問,但為文作情好像倒有點需要。

老娘最喜歡做“溫故知新”的作業了,拿舊居和新居的環境來做個比較一二。據老娘所察,對比了一下小斗的新舊居住條件環境氛圍,發現最大的分別即是:後者才是給人住的。至於前者嘛,當然是給學生住的,而這些業主貌似涉嫌並沒有把學生當人看待——就生財工具而已。

小斗的舊居鄰居泰半是老教授或大學職員之類的,當年買下自住的房子(獨棟別墅或是常規的公寓樓),所以就算租出去,還是有很像樣的家居環境和條件(至少兩房式)——但難題是學生若不與人合租恐怕租不起。相反的,現在新居這一帶的,幾乎全是特別改裝分租給學生的屋子。說得的直接難聽一點,即是“劏房”——在房內闢個浴室和小廚房就一間間“死都有餘”了。

由於大學生獲分配校內宿舍(相較下算是小屁孩嘛),而研生自然沒這種福分。偏生研生的人數超大學生好幾倍,且唸個博士至少得待個5、6年。然後,每年人才輩出的新研生只會多不會少,對比能否準時順利畢業的研生就不好說,乃至全都在這固有的一灘裡搶房,遂形成手快則有的皇帝女搶手貨(租戶還得付中介費咧)。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