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暴殄天物

: 08/21/2018 - 07:49

在超市看到佈告板大寫着:新鮮踢ing龍蝦4·99一磅。呃,一時失心瘋,霎時只想到加州幫姊妹常掛口頭那句:波士頓大龍蝦有今生沒來世(其實我對這句燒腦的話不是很明,猜測是指“嚓咗先講”)。故而,沒經大腦直接脫口而出:“你去拿號碼。”着大叔去拿牌子輪號。

結果從超市回家的路上,這隻整兩磅重的生猛龍蝦就在車後座,窸窸窣窣踢了一路紙袋。開始時,咱們還沾沾自喜,掂量着這個十足目在馬來至少要花整百令吉,大概也未必有這麼生猛新鮮……這實在高興得太早,完全缺乏現實含量。

路人常言:好戲在後頭;直到老娘站在廚房,面對着這個張牙舞爪的傢伙,這才意識到後悔莫及——在想像牠可以變成一道怎樣的風味之前,要如何把牠從動物變成食物那才是最大關鍵呀。(這時候不由己地想起朋友阿貓,除了她算是朋友圈裡少數廚藝可曬上臉書登大雅的佼佼者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看着她用一根筷子,就把龍蝦那些爪爪腳腳全捅出小鮮肉來……)

其實超市可以代為煮熟,不過多了這道手續即變成是物品要打稅(食材不必付銷售稅),這是其一。其次就是,老娘乏善可陳的煮工履歷裡,對於該如何處置牠還未有這筆記載。在咱們家有條很殘酷無情的“家規”,就是“誰煮誰包(尾)”;同樣的道理,誰提議買的——就自己保重了。那個大叔丟下一句:“我看你要先煮熟……”算是幫了個大忙就上圖書館去了。老鼠拖龜,不,這下是老娘拖蝦,望着它無從下手。

結果……老娘只好學着老外——光吃那條尾巴。要知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浪費,遂靈機一動,其他的全丟去滾成高湯——總算“跌落地都揦番揸沙”?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