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忘春秋】相處不相見

: 08/21/2018 - 07:49

在柔佛州生活了8個多月,從學生的家境逐漸了解這裡許多華人的生活情況。對於一些學生的家庭生活,他們和父母的相處方式,正反映出這個年代人們的家庭生活和過去大不相同。

我們經常感慨現今的孩子難以調教,親子問題往往成為許多家庭中永遠無法解決的生活難題,我曾與一名家長會談,當談到孩子在家中的行為問題時,他在我面前舉起了雙手,大嘆投降,露出一臉無奈之相。

曾經有一名企業家對我談起柔佛州南部地區人口的增長,其中一個因素是外來人口越來越多,這種現象也集中反映在幾所超大型學校的人數,他認為這是前朝政府在治理國家時所造成的後果。

龐大的外州人口湧入柔南地區,這種情況就像在吉隆坡一樣,只是柔南地區的人口所呈現的形態有異於一般的大城市,因為居住在這裡的人,很多人的工作地點都在新加坡。為什麼會是這樣呢?說穿了,還不是為了1比3的新元兌換率啊!

聽一名婦女對我說,她每天半夜2點鐘起床,打理好家務,然後出門,越過長堤,要在天亮之前抵達新加坡的工作地點。下班後趕回新山,已經是下午5點多。問她幾點睡覺,大約在傍晚6點多就睡了,不然精神不足,體力不支,日復一日皆如此。

這現象只發生在柔南一帶

在柔南有很多這樣的家庭,只有工作,沒有生活素質,每天三十多萬人在新柔長堤上來回奔馳,那數不盡的摩多匯成一條長龍,好不壯觀!而新加坡人把這些人稱為“馬勞”。好辛酸的用詞啊!

對於這樣的社會現實,學校教育面對了考驗,尤其校方對於孩子的管教問題,需要與家長聯繫以尋求解決時,當電話撥出去,不是撥不通,就是撥通後才知是國際電話。這種現象也只發生在柔南一帶。

中學時期的孩子是完成人格塑造的最關鍵時期,根據多年來的觀察,成長時期的孩子,在心底最柔軟之處,還是會渴望父母的陪伴和關愛。有些孩子知道父母的辛苦,早早學會當家,即使放學回到家裡,在四面牆壁的空間裡,只有電視和電腦,但還是知道如何把家務和學校功課處理好。至於自制能力較差的孩子,永遠是家長的憂患對象。

想想看,為了生計,作息時間顛倒,相處而不相見;相見時,一邊在睡夢中,另一邊則無言以對,有人被迫要過這樣的生活,這種辛酸欲向誰傾訴呢?

文/王楨文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