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新浪潮三之二】粉墨登場參演潮劇 一圓戲子夢

: 08/21/2018 - 10:55

“潮藝館”自開館以來,館主吳慧玲正式開班授徒前,就有一班戲迷追隨她四處表演,漸漸成為“潮藝館”的潮劇固定班底。

他們非戲班出身,只有小時候跟祖輩看戲曲的經驗,並為之着迷。到“潮藝館”學習鑑賞戲曲的學生,有些人未滿30歲,最年長的年過70,如吳慧玲所言,只要有心,一切不是問題,語言不是問題、種族不是問題、籍貫不是距離,更何況是年紀!

當年祖輩們看戲,也許不止是娛樂,還有對故鄉的文化情感。如今要傳承傳統戲曲,以潮州戲曲為例,傳承的不止是祖輩對中國文化的堅持,還有潮劇潮曲潮音,連帶拯救式微的鄉音。

“潮藝館”第一批“入室弟子”,是在“以戲帶功”的訓練機制下成長的學生。

學習戲曲有2種方式,一是傳統戲班的以戲帶功,即鎖定某個劇目后,再根據劇目需求教學。第二是開課教學,這是後期比較系統化的教學,細分為潮曲唱念、身段動作、臉譜化妝等不同部分學習。

“潮藝館”初期召集有興趣潮劇的青年一起學習。2015年潮藝館成立一周年紀念劇目《龍女情》演出成功,當時受邀擔任臨時演員、舞蹈員、演奏者的青年,一部分也留了下來,繼續壯大戲曲夢。

這一批年輕人,這些年能堅持至今的人數不多,但都是精兵。採訪時遇上排練空檔時間,就听听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為何願意撥出時間與精力,結緣傳統戲曲。

陳維銘-- 從想放棄到成就感

他是本地著名年輕畫家“火柴人”。靠着對藝術的喜愛,對傳承傳統文化的堅持,他隨慧玲老師學戲不知不覺已4年。

“小時候跟婆婆看潮劇,但沒特別喜歡,進來學習后才發現很好玩。”陳維銘對臉譜化妝特別感興趣,但他謙虛地說技術還有待進步。

從《龍女情》的小蝦精到今日《孫悟空鬥蜘蛛精》的主角孫悟空,陳維銘的戲曲造詣一直進步中。

林俊傑--最擅長演老生角色

林俊傑是威南爪夷華都村人,從事畜牧業,平日為養豬忙。這個皮膚黝黑體格高大的學生,既能武,又能文,從小在華都村看戲長大,還未正式學戲前,已追看潮州戲曲多年。

他是“潮藝館”第一批門生,最擅長演“老生”角色。俊傑除了是潮曲班學生,也是“潮藝館演出的固定班底之一,是慧玲老師少數能演能唱的得意門生。

謝靈湘--沒想到可親身參與

謝靈湘是吳慧玲弟弟的同學,半年前開始參與“潮藝館”戲曲訓練。第一次演出的劇目是四月份在光大視聽室上演的學生作品展《告親夫》。經驗尚淺的靈湘,在《孫悟空鬥蜘蛛精》裡飾演蜘蛛精的手下,這一角色需要許多走位動作,還有一場與豬八戒的單打獨鬥場面,排練起來一點都不輕鬆。

“小時候就覺得戲台上的潮劇很有趣,沒想到有一天自己也可以親身參與。”

林芝梅--身柔纖瘦擔演生旦

舞蹈員出身的林芝梅,因舞蹈與潮劇結緣。

2015年“潮藝館”成立一周年呈獻大型神話潮劇《龍女情》,她是當時的舞蹈員之一,在吳慧玲邀請下,加入“以戲帶功”班底,由於身材纖瘦,身段柔軟,較多演小生或旦角。

“我們這一代,童年記憶裡有潮劇,對潮劇不會陌生。比較擔憂是新一代小朋友,沒有跟着大人看傳統戲曲的經驗,長大后不懂還會不會產生共鳴。“比起現代舞蹈,潮劇的身段動作更加銳利,舞台上的表情、眼神都要多下功夫。”

伍劍鞍--童年時已着迷潮劇

伍劍鞍與“潮藝館”是在空中相遇的。有次吳慧玲上廣播電台的“鄉音考古”節目,深深吸引聽眾之一的伍劍鞍。潮藝館開辦首個潮曲班,劍鞍第一堂課就來報到了。

他說,童年時已是小戲迷,特別喜歡潮劇的清麗優美,以及委婉的唱腔。長大後自己常常找潮劇影片來看,所以就算不曾學習,身為廣東人的他對潮州話早已熟悉。

“我的潮州話都在潮劇裡面學的。以前沒想到本地也有人教潮劇,而且老師就在檳城。”

林雲濠--每個角色下足功夫

《金玉樓春》潮劇團2013年舉辦封箱表演時,林雲濠與一班愛好攝影的朋友結識了班主吳慧玲,受邀為封箱戲拍攝。箱是封了,但林雲濠與潮劇的緣分延續至今。

“一開始最大障礙還是語言,畢竟閩南語與潮州話不同。學久后,如今可以用潮州話表演潮劇,聽力方面也有提升。

印象最深刻的演出,他記得有次演出,老師說“你的角色一出場不久就會死掉”,後來他則出場半小時后才會死。

林雲濠曾演過包公,也演過王朝馬漢,無論哪個角色,都下足苦功。

72歲粉絲相逢恨晚

2016年“潮藝館”舉辦“輕三重六:潮州音樂演奏會”,以活潑、輕快的輕三重六曲牌為演奏主軸。當時慕名來看的不少是資深潮劇粉絲。他們當中有幾位,後來也興致勃勃加入“潮藝館”潮曲班,完成這輩子想學戲的夢想。

吳慧玲2017年4月正式開設潮曲班,廣招有興趣者學唱潮曲。每週1堂課,每堂約1小時30分,每月學費才100令吉。

有些人鍾情潮劇,礙於早年“戲子”的社會地位低下,不敢向長輩透露想當潮劇演員的願望。社會風氣漸開明后,又沒遇到適合的老師指導。直到他們各自在“潮藝館”一場場潮劇、潮曲演出中,遇到了吳慧玲,散落各地的潮劇粉絲團,才在潮曲班的第一堂課首次聚首。

吳舜華是“潮藝館”最年長的學生,今年72歲了。她與潮曲班相逢恨晚,過去70年人生都沒機會學,直到在“輕三重六—潮州音樂演奏會”上,心中的種子才有機會萌芽。

對她來說,潮劇最美,無論是唱念、身段動作、劇本裡面的對白、文言文、詩詞,都非常優雅。

文化精兵熱愛戲曲

66歲的陳淑文也說,她從小非常喜歡潮劇。“想學太久了!老師一開班,就馬上來報名。”

她說,他們這代人成長在物資匱乏的年代,最大的娛樂是跟着長輩去酬神戲台前看潮劇,潮劇有她太多的美好回憶。

劉宏園(57歲)從小也夢想做潮劇演員。“但大家說‘戲子戲子,可以看戲不可以上台’,只好把夢藏心底。”

她後來成為熱情的潮劇迷,在“麗的呼聲”電台盛行的年代,每週會定時聽潮劇廣播,也會到新加坡去買鍾意的潮劇光碟。”

開設潮曲班一年后,吳慧玲今年4月,讓學生們在光大視聽室舉辦一場“潮藝—戲曲夢”學生作品表演。吳舜華、陳淑文、劉宏園等一眾學生,如願以償實現了各自人生的戲曲夢。

最近一個月,潮曲班再迎來一名64歲的學生吳錦頌。吳錦頌自小喜歡潮劇的豐富與細膩的感情,身為資深舞蹈老師的她,最近在學生的介紹下認識了“潮藝館”潮曲班。縱然不諳潮州話,卻不減她想學習傳統戲曲的熱情。

採訪當天排練的曲目是《趙少卿選段:一腔怨氣恨難平》,練唱劇中主角郭佳的一腔怨氣。大家仔細琢磨從聲母、鼻音、節拍到輕重音等潮州話發音與演唱技巧,讓潮曲音韻萬世飄揚。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