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我想 放火

: 08/19/2018 - 07:49

我想放火燒掉大馬電檢局。今天看完李滄東的《燃燒》出來,真想放火燒掉大馬電檢局,並且對天發下毒誓:從今天起我再也不要在馬來西亞看藝術片!若我無法遵守誓言,那就讓大馬電檢局夷為平地。都什麼年代了,為什麼還有電檢局這種箝制自由思考抹殺觀影樂趣的東西?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已經不再支持任何一個在雞籠坡舉行的電影節,包括我曾經很喜歡的日本電影節,因為我不想再看見任何電影人的心血被電檢局強姦。我都差點忘了這種憤怒。最後一次我記得是他們把溫德斯向翩娜包殊致意的紀錄片《PINA》剪到支離破碎慘不忍睹。哦不,那次電檢局用紙片遮遮掩掩,一看見舞者穿少一點,就把整個畫面遮蓋起來,結果遮掉了一場又一場舞蹈,電影院內的觀眾,有的發呆,有的發笑,我是後者。笑什麼呢?當然是笑這個國家有多文明!面對現實荒謬的一面,真是少一點點幽默都不行。但我這次氣得只想放火燒掉大馬電檢局。不過我不能這樣做,因為我這樣做的話,那我跟電檢局的那些驢頭有什麼不同?

《燃燒》裡面被剪掉的戲份,包括男女主角初次做愛、男主角對着首爾塔打手槍、女主角喝醉酒後面對無限好的夕陽裸舞、男主角在失蹤了的女主角的床上自慰,若對整體影響不大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但這些段落都有它們存在的意義,否則李滄東幹嘛要花心思要花精力去構想去拍攝?顯然電檢局的那些驢頭根本不會看電影,他們應該好好惡補自己對電影的認知,而不是一味依據僵死的準則,動不動就拿剪刀亂剪。怕教壞小孩子?拜託,你是活在侏羅紀世紀嗎,在這個誰都可以上網接受性教育的網絡時代,電檢局根本就是多餘的廢物。再說,性本來就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不覺得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我不相信電檢局的那些驢頭沒有打過手槍。坐在電影院內看見李滄東的心血這裡被剪一刀那裡被剪一刀,心頭火已經慢慢燃燒開來,片尾發現脫光光走在雪地裡的男主角又被閹割了一次,那些驢頭終於踩到我心中的地雷而碎屍萬段……算了,從今以後,就讓我跟馬來鬼片一起白癡好了。

文/林蛋大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