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羨魚】那些逛垃圾場的記憶

: 08/19/2018 - 07:49

最近《紐約時報》聘了個美裔華人女子為科技版編輯,引起保守美國“紅頸”的強烈圍攻。

這科技亞裔女子的最大“罪過”,是寫得好,著作等身,發表過“反白人”言論。

《紐約時報》發出聲明:這一切,他們都懂。他們是完全查過的。就是因為她出色的背景,才僱用她。

哦,一個亞裔小女子,在美國靠真材實料在媒體界掙名氣爭出位,可真是不容易的!開始時,在推特受到白人的圍攻,年輕氣盛,就反擊了。言語也淪為“紅頸水平”。後來,智慧增了,才發現,原來,錯了!和垃圾去爭價值,把自己淪為垃圾!傻了!真正是傻了!

後來,她出版了一本書,書名大略叫:《網絡這個垃圾場》。

教訓是:網絡是個大垃圾場。你嬰孩時拋進裡面撒過屎尿的屎尿布,人們也會撿起來嗅了又嗅,說三說四,不棄不捨。

哦,像我們這類廢柴階級的人,大媒體大道理恐怕已無多感應。不過一聽到大垃圾場,就被吸引了。這是我們會被拋棄到的地方。

我們現在也不就在這垃圾場裡了嗎?為什麼還依依不捨,不捨得離開呢?

因為我們喜歡。我們都喜歡垃圾。

那些年,還是童年的年代,我們,就是在逛垃圾場中,尋找最原始的滿足和快樂。

那些年,早睡早起,為的是:比其他孩子更早搶先逛完小鎮的大大小小垃圾場!

後來,還帶了弟妹(這是快樂的事),從家門前出發,一個垃圾場到一個垃圾場……在找尋什麼?

那些年,有誰會把還能用作的東西當垃圾扔呢?

有的。如香煙盒、汽水蓋、貼有郵票的信封、半頁還沒寫過的白字,有時,可能還有人丟了的舊圖書月曆牌……

一個又一個的垃圾場,天一亮,就會遇到一群又一群相識的朋友鄰居,互相炫耀:我們比你們先到了……

網絡是個垃圾場?當然的!只有垃圾類的人物,才會流連其中。哦,垃圾人類,不就是我們這些留戀孩兒時逛垃圾場的快樂這些人嗎?

文/胡淵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