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你的笑影

: 08/19/2018 - 07:49

法國電台有個節目叫《從沙灘回來》,似乎只在夏季黃昏播出,專誠陪伴曬了大半天太陽的弄潮兒駕車打道回府,一首接一首爵士歌曲,有些非常熟悉但歌者聞所未聞,有些剛剛相反,旋律從未聽過可是演唱的化了灰也認得,夾在生疏和爛熟之間,奇峰突出樂趣無窮。這個下午去鸞河的摩里探尉少爺,回程車上傳來《伊巴尼瑪女郎》原唱者Astrud Gilberto的聲音,節奏卻並非想當然的巴沙露華,輕身如貓閃出倒背如流的《你的笑影》。珍貴的法語版,主持說只發行過四十五轉黑膠,十幾廿年前有一陣我孜孜不倦搜集了她一大堆鐳射碟,連和卓貝克(Chet Baker)雙劍合璧的《Far Away》都找到,這一首確實只得英語版,法語版從未見過。唱的是什麼聽不清楚,非關來自巴西的俏麗小姐法語含含糊糊,而是英文原詞太刻骨銘心:“你的笑影,在你離開之後,將為我每個夢填上顏色,照亮清晨。望進我的眼睛,我的愛人,你會看見,所有可愛的物事,你在我心目中所代表的……” 

副題“Love Theme from The Sandpiper”,開宗明義為電影助陣,不可思議的是雖然副產品繞樑長達半世紀,載體卻遲至兩年前才終於得見。那部《瀟湘雲夢》非常反高潮,又粗又肥的伊莉莎白泰萊演波希米亞單親媽媽,完全沒有枉擔“玉婆”虛名,李察波頓演為她意亂情迷的已婚校長,莎劇訓練再森嚴,說服力也很薄弱,還要襯上查理士布朗臣這樣與美貌背道而馳的綠葉,難怪好萊塢盛世瀕臨崩潰。 

從前的電台點唱節目,常有“某某請某某留意歌詞”的溫馨呼籲,憑歌寄意公然騎劫別人心血,不知道算不算侵犯版權,沒有趕上時代列車的讀者不信,可以參考王家衛《花樣年華》序幕,老乘客們冷暖自知,日以繼夜耳濡目染,漸漸養成側耳聆聽弦外之音習慣,積重難返發展成無可救藥的疑心病。不過《從沙灘回來》播完《你的笑影》播《沒有你我會過得很好》,應該不是聽者自作多情,那位心細如塵的主持縱使英語帶濃郁法蘭西口音,然而知識淵博思路清晰,橋樑搭在歌詞與歌詞之間的可能極高,由“現在當我記起春天,愛可以帶來的所有歡愉,我將會記起,你的笑影”,順勢滑進柔情似水系歌王卓貝克首本名曲,因為百花齊放的季節,一樣觸動他的遺世孤寂感:“沒有你我會過得很好,當然我會,或者除了在春天,但我不應該想起春天,那只會把我的心碎成兩片。”一種相思,兩處閑愁──可惜落花和流水寄居在不同世界,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不相往還。 

號稱最後演唱會的錄音,咬字含糊精神渙散,不是我熟悉的高峰期版本。卓貝克我認識得很遲,八八年五月在康城影展偶爾看到Bruce Weber執導的一曲走天涯短片,驚為天人,過不了兩天《國際銀幕》刊登他在阿姆斯特丹墮樓身亡噩耗,同年八月慕尼黑電影節放映紀錄片《讓我們消失吧》,人美歌甜加上傳奇遭遇,簡直相逢恨晚,於是急起直追地獄式惡補,不離不棄直到如今。花蝴蝶也有專一的時候,出乎意料吧? 

文/邁克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