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副部長面臨最怕的事 張健仁被迫過塞車日子


: 2018-08-18 14:08:44

2004年中選為古晉區國會議員後,張健仁就變成半個空中飛人,必須常常從古晉飛到吉隆坡出席黨會議,又或者是國會會議。

雖然經常需要到吉隆坡,但呆在吉隆坡最長的時間也只有5天,即使國會開會期間,他也是星期一一早才從古晉飛到吉隆坡,星期四或星期五國會一結束,又即刻飛回古晉。

暫時放下喜愛羽球運動

他迫不及待的回家,一是因為不習慣吉隆坡的繁華與塞車,二是因為他“想家”。他說,每一次只要離家3天以上,他就會開始想家、想太太、想孩子。

說到這兒,他還對記者因此露出“疑惑”的表情說:難道你不會想家嗎?顯現他是非常重視家庭生活。

也因為這個原因,張健仁在晉升副部長後,在忙著熟悉部門事務的同時,也積極著手安排妻子陳慧寶和14歲小女兒隨同他搬遷到吉隆坡。17歲獨中生兒子和15歲女兒則待他們考完關鍵考試之後,才決定是否尾隨搬遷至吉隆坡。

“我太太現在忙著為小女兒物色學校,未來的居所將取決於女兒的學校,應該是吉隆坡一帶。”

可是,他說,既便是居住在布城,靠近他的辦公室,但一出門還是得面對塞車,加上繁重的部門職務,所以他應該是無法再恢復到以往在古晉比較慢步伐的生活方式了。

“我可能暫時也無法再繼續我喜歡的羽毛球運動了。”

不過,張健仁說,他現在也只能即來之,則安之,一切隨機應變了。

部長多寡非作為發展指標

砂拉越在新內閣只獲得分配一正一副部長職,以致引發不少“不公”的鼓噪聲,而身為砂拉越州兩名代表之一的張健仁,對州內子民可能把“萬千期待”施加於他身上,他保持一貫的笑容說,壓力肯定是有的,但壓力也是動力。他會正面看待砂拉越州子民的厚愛。

確保東馬獲得30%發展承諾

他認為,砂拉越州在國陣執政時,最鼎盛獲得6正5副,但也並未給砂拉越州帶來巨大發展,因此部長的多寡不能作為發展的指標。

“我現在會監督聯邦政府,確保東馬會獲得30%的發展的承諾受到遵循。”

砂拉越州獲得的部長職,是由人民公正黨主席巴魯比安出任的工程部長。

對於內閣成員的分配,張健仁說,很多人會說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是這次內閣委任的大輸家,因為這兩個黨贏得最多議席,卻只能與國家誠信黨和土著團結黨平分內閣成員。

“我的看法卻是,這是一個制衡的機制。大黨正副部長雖然在比例上沒有優勢,但議員最多,而政府施政時依然得考慮最多議員的政黨。”

“小黨議員少,如果在內閣沒獲得足夠力量,那大黨可能就越形壯大,小黨可能就萎縮,所以這是一個不錯的制衡機制,如此一來,四黨才可能繼續以比較平等的形勢合作。”

問題攤開來講防止舞弊

對於民主行動黨已是執政黨的一分子,但依然有許多領袖還是一派反對黨作風的批評,作為行動黨全國副主席兼砂拉越州主席的張健仁持另外的看法。他認為,把問題公佈出來,是透明施政的一部分。

他說,問題在一開始就攤開來講,就可以防止舞弊,賄賂也會迴避。

“再者,要解決問題,先了解問題,同時也必須讓全民都了解問題所在,這是政府的職責,沒有所謂一再揭發前朝政府弊端就是反對黨作風的說法。”

“我們必須在弊端和問題都揭發出來,再對這些計劃進行研究和探討,以尋找方法解釋,而非繼續如前朝政府般將之掩蓋。”

首要任務“剷除”米糖AP

新官上任,張健仁首要任務“剷除”白米及白糖的AP(入口准證),以讓白米及白糖從政聯企業“壟斷”的魔掌解放出來,讓這兩項必需品可以公平競爭,國民也能吃到更便宜的白米及白糖。

他說,白米及白糖是國民最主要的食品,隨著壟斷制度的瓦解,不單只是白米及白糖的價格會滑落,相信也能帶動整個市場的物價跟著下調。

他認同不只是取消頒布給政聯企業的白米及白糖的入口准證,要降低商品價格,政府必須取消所有的AP,讓市場可以在一個平等的舞台競爭,人民也才能真正感受到物價下滑。

張健仁坦言,降物價是希望聯盟的競選宣言,也是其部門首要的任務,而要如何達到這個目標卻是非常具挑戰性,特別是每位消費人對降物價的定義和詮釋都不同,但政府會朝著把物價降至符合大多數民眾標准的目標前進。

SST取消72%物品降價

他說,希望聯盟自509大選拿下聯邦政權,撤銷消費稅(GST)之後,貿消部官員抽樣調查市場上417項物品,發現當中72%的物品的價格都已經下降,幅度介於0.7%至13%,市場的反應是與政府的預期相符。

“不過,民眾可能感受不大,特別是這期間如果沒有採購大件商品,如電器、車輛等,民眾甚至會有‘物價完全沒有降’的埋怨。”

他說,民眾可能期望GST取消後的成效,可以立竿見影的反映在他們的日常開銷中,但民眾可能忽略了大部分的基本開支,特別是食品與公共交通之前已經是零消費稅,因此取消消費稅,就可以縮減6%的生活開支的思維是不符合邏輯的。

張健仁強調,貿消部將會推出一個名為“捉取價格”(Price Capture)的手機應用程式,讓民眾通過千多名的商品“報價員”所上傳的商品價格進行比價,明智選購合理價格的商品。

對於眾多市民所擔憂的銷售與服務售(SST)推行之後,又會出現另一輪的漲價潮,張健仁表示,SST是單項稅制,GST是多層次稅制,SST的影響不比GST廣泛,單是從政府以SST取代GST即少收230億令吉的稅務,就顯現政府減少向民眾徵稅,物價因此有下降的空間。

7月2日受委為貿消部副部長至今,張健仁坦言,一切尚在學習與摸索中。

他表示,至今主要是聆聽各部門官員的匯報,還沒有完全了解整個部門的操作、運行,對各個政策、措施、計劃等也全面掌握,但他強調,前朝政府所推行的以民為出發點的良好政策將會獲得保留,如佳節食品設頂價、消費人仲裁庭等。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