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成為自己的機會

: 08/16/2018 - 18:30

在這短短一個禮拜裡,由懊惱到自責再轉化成釋然,情緒幾乎循環地游了無數趟的過山車。事實上,這不能怪老娘看上去活像剛從謀殺案現場回來那副表情。試想,從1200方尺以直插的方式,迅速降落到200方尺,不是說什麼,這種驟變倘若發生在高空上,絕對就足以構成緊急事發狀態——恐怕氧氣罩都會自動撒下。還虧這發生在地表上……老娘這種驚慌失措的失控,可算情有可原吧。(知錯能改,值得自拍肩膀一下。)

這下大叔倒是說了,咱們以前住的環境曾有比這個還弱爆千倍的,當時還不是一樣住得像完全沒事兒般……呃,這倒叫老娘醒記起,大學時代曾住過一個半地下間,望出窗口可看到走過路人的鞋子——這還不是最壞的一面。最恐怖的是,晚間就算上廁所千祈別開燈,省得會被嚇到再也睡不回去。沒別的,因為會見到比鬼還可怕的畫面。呃,那就是,趁着盲燈黑火湧出來廝混的蟑螂家族,明目張膽把整個桌面佔滿開趴,沒誇張,擠得密密麻麻漆黑一片的狂歡場面……現在想起依然令人渾身起雞皮疙瘩。(對了,開了封的膠紙千萬要記得收好,省得貼滿自動獻身的小強,徒浪費了。)

謝天謝地,離開那個年代遠久得足夠讓我壓根兒記不起來了。不管是好是歹,那時父母對咱們的生活,完全處於一無所知狀態,他們既不管也管不了;換句話說,既然他們沒有期待,那咱們也就不必交代了。乃至,咱們有個全然屬於自己的年輕生命,得到成為自己的機會。可反觀如今的自己,以關心或心疼為名義,大剌剌名正言順干涉起阿斗的生活——果然經一事長一智,看來老娘興許有機會成為睿智老人了……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