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敦馬“窮”向獅城撲“水”

: 08/16/2018 - 18:26

本屆“509”大選入主布城至今甫百日,希望聯盟政權如今不知是否不堪它所聲稱的國債破兆令吉持續“壓頂”,頓使敦馬哈迪不得不儘快想方開源,設法節流,俾讓大馬早日擺脫所陷入的經濟危機。

財源就在大馬的近鄰?二度拜相的敦馬近日再度開口向新加坡追討一筆巨額的“水債”,這已是他在不到兩個月內,第二次打起人民行動黨政權的主意。

敦馬於本週一在接受外國通訊社的專訪時,再度表明要調整大馬供應新加坡的生水價格,他甚至認為應該提高10倍,以協助大馬償還國債。

他補充,隨着生活成本上漲,大馬與新加坡於50多年前所簽訂的水供協定,有需重新修訂。

在今年6月25日,敦馬指出,大馬將與新加坡重新談判被他形容為“荒謬”的馬新水供協定,而且這是一個“必須解決的課題”。

根據1962年簽訂的第二份水供協定(有效期至2061年),新加坡以每1000加侖3仙的價格向大馬的柔佛購買生水,再以每1000加侖50仙的價格把處理過的淨水賣回給柔佛。

根據新加坡方面的說法,該國處理生水的成本是每1000加侖2.4令吉(約0.81新幣),可說是以津貼價回售淨水給大馬,而大馬再把淨水賣給當地用戶的收費則是每1000加侖3.95令吉(約1.34新幣)。

當時敦馬曾表示,大馬與新加坡重新談判水供協定並非至關緊要,也不是很逼促的事。 

在這期間,副首相旺阿茲莎曾表示,馬新水供協定是敦馬的“熱衷議題”,也是其個人意向,他總是覺得這項協定還能再檢討。

與此同時,財政部長林冠英則表示,儘管此交易“非常不公平”,但大馬將遵守馬新水供協定,但他希望在大馬承擔破兆國債後,新加坡能夠釋出“善意”和“諒解”。

詎料時隔一個多月,敦馬卻改變初衷,而急於修訂有關水供協定,他指出兩國目前仍在協商,但他拒絕透露任何細節。

若是如此,希盟政權會被質疑是否“窮”慌了,竟認為新加坡“欠”了大馬一大筆“水債”,而目前是欠債還錢的時候了。

但有跡象顯示,敦馬這回付諸行動,加緊向人民行動黨政權追討“水債”,可能事與願違,非碰壁不可。

新加坡政府強調,馬新兩國應嚴格遵守有關水供協定的規範,問題的關鍵並不在於新加坡支付多少生水價格,而是兩國都不能單方面更改協定的條款,隨意調整水價。

尤有進者,大馬不知何故曾於1987年放棄檢討水價的權利,但若大馬於1986和1987年行使檢討水價的權利,新加坡或許會針對該國在柔佛河和其集水區的發展,採取不同的投資決定。

正當敦馬繼單方面宣佈取消(較後他改口僅是展延而已)吉隆坡至新加坡高鐵計劃之後,又挑起馬新水供協定的課題,被視為恐將使馬新關係再添變數。

馬新共同利益大於分歧

新加坡基礎建設統籌兼交通部長許文遠表示,如果一方終止高鐵項目,它就得按照雙邊協定為另一方已投入的開支給予賠償。(據了解,馬新雙方將於本月內針對隆新高鐵計劃是否持續進行,展開談判。)

無論如何,新加坡政府已表達它與大馬的密切關係不變,也就是說儘管在水供協定和隆新高鐵課題上或出現爭議,但兩國的共同利益大於分歧,須確保沒有任何單一課題衝擊雙邊關係。

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和人民行動黨政權來說,但願敦馬與希盟政權在維護兩國在各領域的持續合作,互惠互利作出同等的努力。

慶幸的是,大馬外交部長賽夫丁阿都拉指出,展延隆新高鐵計劃及重新研究1962年馬新水供合約,並沒有影響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之間的雙邊良好關係;他說,“我會盡我所能去解釋情況。我們是在看大局。至於雙邊關係,我們的關係堅固,而我們希望努力把雙邊關係推向另一個高點。”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