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前女主播真的“暈船”

: 08/15/2018 - 18:08

本週六提名的雪蘭莪的無拉港州議席補選,朝野看來無需待至9月8日投票的那一天,“勝王敗寇”已成定局。

儘管如此,這場自本屆“509”大選落幕後所舉行的第二場補選,原本仍具有“非一般”的政治意義,但在最近一陣子卻被“前電視女主播可能搭火箭空降無拉港”的爭議,轉移了選民對此役的焦點。

話說全國選舉委員會擇定無拉港補選的提名和投票日期後,隨即傳出將繼續代表希望聯盟守土的民主行動黨,這回會征召前電視台新聞女主播陳韻傳,以“天兵”的姿態上陣。

當時行動黨方面雖僅證實陳韻傳被列入尚有其他多人在內的遴選名單中,但被形容顏值和學識俱高,即美貌與智慧兼備的她,被視為行動黨領導層所屬意的內定人選。

天兵無緣首用希盟標誌上陣

沒想到陳韻傳如今竟於“最後一分鐘”出局,這個“戲劇化”結果對她乃至行動黨領導層來說,可說是“始料不及”。

或許可以說,毅然辭去電視主播一職而甫踏上政途的陳韻傳在無拉港因“暈船”而不幸摔了一大跤,未出師就受重挫。

(在這之前,陳韻傳曾對那些極力反對她上陣無拉港的行動黨基層,以其名字的諧音來諷刺她“暈船”,而表示並不介懷;她當時還調侃此舉頗有“創意”,反而加深選民對她的印象,容易記住其名字。)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陳韻傳是極少數因不受行動黨基層“歡迎”,而無緣上陣的“天兵”,反諷地締造另類政壇紀錄。

尤有進者,可能讓陳韻傳遺憾到“終身”的是,她痛失了在我國議會選舉歷史締造“第一”政壇紀錄的黃金機會,即若一旦上陣,她將成為第一位採用希盟標誌競逐,以及勝選的候選人。

如今改由像是“命裡有時終須有”的32歲行動黨沙登區社青團團長兼梳邦再也市議員王詩棋,在希盟旗幟第一次飄揚的無拉港負起這個締造政壇新猷的歷史使命。

相對之下,國陣的馬華也聲稱它自創黨以來第一次決定以本身黨徽上陣,並派出土生土長的40歲馬青蕉賴11里支團團長陳志忠競逐無拉港補選。

單是朝野的兩個“第一”,就足以使到無拉港補選“非一般”。

行動黨這回甫傳出由所謂“美女刺客”守土,頓時引起當地黨基層的極度不滿,據知該黨支持者和選民的反應也呈兩極化;他們否決陳韻傳的表面理由不外是她的黨齡極淺(據知她不久前才申請入黨)、並無參政經驗尤其是缺乏服務選民的記錄,而無拉港選民更期待行動黨準候選人有能力“複製”已故黃田志州議員為民服務的實幹精神。

但話又說回來,行動黨在歷屆大選中慣性地調遣所謂“天兵”甚至是“政治逃兵”包括林吉祥和林冠英,南下北上地越州或跨區參選,早已成了該黨的“常態”,一般上沒有出現太多的爭議,更遑論抗議,顯然歸因於共治行動黨的林氏父子強勢地主導上陣人選的安排,以及接受此乃競選策略的部署所需。

為何無拉港這回會“不尋常”出現當地黨基層和黨組織抵制陳韻傳的行動,或是因為黨內外形勢發生“不可預知”的變化,尤其是大馬“變天”後,行動黨當家又當權,掌握政治資源,大部份“瘦田”(選區)已變成“肥田”,人人爭耕,而“爭是不爭”遂轉化為“不爭其實是爭”,況且長期在當地深耕的黨基層干部豈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的服務成果,輕易地被抄捷徑的“天兵”騎劫,為本身的政途鋪路。

出自選票考量“割愛”陳韻傳

這回行動黨領導層對無拉港上陣人選的安排表面上是順應“黨意”和“民意”,但無拉港黨基層和選民所屬意的人選並未出線,所以王詩棋顯然是各方的折衷人選,她的脫穎而出既顧及到黨基層的意願,也維護了黨領導層的權威。

更重要的是,在“顧全大局下”臨時割愛陳韻傳,顯然是行動黨領導層出自對選票的更大考量。

原因無他,第一次歷史性地在希盟旗幟下上陣,行動黨勢必要打贏一場漂亮的勝仗,儘管王詩棋的勝選毫無懸念(林冠英在本週二宣佈王詩棋上陣時已當場提前稱呼她為“Y.B.”),但她的得票和大多數票若與黃田志有著極大的差距,那麼行動黨則不啻是贏得並不光采,而行動黨領導層也頓感失威。

不久前落幕的雙溪甘迪斯州議席補選,即曾因創下歷來第二低的投票率,導致勝選的人民公正黨候選人扎瓦威的得票下滑及多數票劇減過半,一旦行動黨因候選人的爭議而可能造成該黨黨員及選民拒絕投票,雙溪甘迪斯這“不愉快”的一幕恐將重演。

(在本屆“509”大選,黃田志在這個行動黨堡壘的三角戰中以高達35,538張多數票連選連任,而馬華及伊斯蘭黨候選人輸到連選舉按櫃金也被沒收。)

對行動黨來說,在無拉港補選一方面“宜將乘勇追窮寇”般追擊已於本屆“509”大選遭它“剿滅”的馬華,使之不得翻生,另一方面藉以證明行動黨持續獲得絕大多數華裔選民的支持,進而強化“火箭”在希盟內的地位。

行動黨為了貫徹既訂的政治議程,卻讓“暈船”的陳韻傳上了此生“刻骨銘心”的政治課。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