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皇帝女

: 08/15/2018 - 12:52

從1200方尺的公寓,搬到200方尺一眼望盡的“死都有餘”(studio)單間,要承認老娘真的被這個落差震驚到——一時之間管不住混亂的情緒全都一洩無遺寫在臉上了。如果說這光是為了個人自由空間,這……這自由的代價,也太過於昂貴了一點吧。而且更進一步的坦白說,事實上也真沒有多少可發揮自由的空間——她那幾箱四季的鞋子和衣服一搬進去,頓時就把空間堵得連空氣都無法流暢了。

擅於察言觀色的小斗,一看老娘那副樣子,頓時頗覺受傷。原本她還以為自己做得挺好的,沒他,大概她還沒擺脫活在被家人評估為“缺乏生活技能”的陰影壓力下吧。然後,老娘稍微替她計算了一下,現在的租金比舊居高出幾百塊錢耶,可空間卻降到只有六分之一,是不是太不划算了一點?雖平常不善駁嘴的她,一聽立馬不甘示弱地說:“我不是那麼在乎空間的。”這也是的,日常她就實驗室與家兩點一條線,回來就賴在床上看動漫或小說——專做沒養份的放空。空間對她來說,倒真的多個香爐多個鬼,落得積灰塵的下場。

可是,這下老爹娘來了,狀似沒處落腳呀!這真是老娘俺最最最懊惱的一點,早知就不煽動她搬家,反正每隔幾個月老娘來探望,乾脆一併做大掃除就好了。事實上,最叫老娘接受不來的落差,就是這個一眼望盡的單間,活脫脫就真的完全是家徒四壁的狀態。沒家具就不必說,甚至連個壁櫥都沒有,更甚的是連微波爐和抽油煙機也沒提供。沒抽油煙機,老娘挺多不當“孝女”煮大餐;但沒微波爐,這還讓學生活不活呀?

看來,天上有佛主地上有業主這句話一點不假;這房就宛若皇帝女不愁嫁的狀況也。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