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舊曲新唱“啊喲喲……”

: 08/14/2018 - 17:33

這麼多年來,尤其是前工程部長三美威魯下台後,“啊喲喲三美”這首當年傳唱一時的另類“神曲”似已在南北大道,以及國內其他各高速公路絕響,但隨着希望聯盟入主布城,何時拆除所有的收費站仍遙遙無期,大道使用者如今或需舊曲新唱般改哼‘啊喲喲……”,而這回被嗆的對象,應是“你知、我知、他知”。

(也是印度國大黨前主席的三美威魯至今或仍會叫屈,因為他聲稱當年僅負責推展大道這項大型基礎建設,而政府與大道特許經營公司簽訂被列為官方機密的“不合理合約”,結果“養肥”統治集團的朋黨,應歸咎於時任首相馬哈迪和時任財政部長達因所主導的私營化政策。)

工程部長巴魯比安本週一在國會下議院指出,希盟政權在現階段並不會拆除大道的收費站,必須待至國家財務更穩定後才商議。

大道收費“養肥”當權者朋黨

記憶猶新的是,希盟於本屆全國大選白紙黑字地把廢除大道過路費列入其競選宣言,當時甚至有些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領袖一再公開揚言,一旦希盟於“509”當天贏得大選,駕車人士午夜一過駛經大道收費站,就無需繳付過路費。

巴魯比安為希盟政權再度“跳票”這麼解釋,希盟在作出廢除大道過路費的承諾時並不知道國庫的“虛實”,直到上台執政後才發現國家財政的真實情況。

他坦承,倘若希盟政權兌諾廢除大道過路費,則須給予各大道特許經營公司合計約4000億令吉的巨額賠償。

正是因為如此,巴魯比安表示,希盟政權目前難以說到做到,更況且廢除大道過路費並非是希盟“百日新政”的十大承諾之一。

記得2008年“308”大選前,行動黨曾向檳民承諾一旦反對黨成功奪取檳州政權,則將拆除檳州唯一的威省雙溪育收費站,但民聯(希盟的前身)上台後卻以廢除大道過路費並不屬於州政府的權限為由而不得不“違諾”;在本屆“509”大選期間,時任“看守”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承諾只要希盟入主布城,檳城大橋的過橋費可望廢除。

如今看來,檳民尤其是大道使用者無需持續期待雙溪育收費站於短時期內拆除,他們也不必期望可於預見的未來“免費”通行檳城大橋。

希盟政權“五人精英顧問團”據知也參與制訂大道過路費政策,其成員之一的前國家銀行總裁潔蒂於5月中曾表示,他們決心尋求一個給大馬人帶來最大利益的方案,希望“我們可以讓它成真”。

不過,作為國內最大的大道特許經營公司,擁有8條大道包括南北大道、北海居林高速公路及檳城大橋收費特許權的僱員公積金局,其目前已調任國庫控股董事經理的原任首席執行員沙里爾早已“預言”希盟在大選前許下廢除大道過路費的承諾,將無法於執政100天內落實。

沙里爾表示,若要廢除大道過路費除了涉及複雜的程序,也面對重大的經濟困難,須向特許經營公司付出巨額賠償,最終成本還會轉移到納稅人身上。

換句話說,廢除大道過路費,希盟政權有需公平處理,以在大馬使用者與大道特許經營公司保持平衡,從而顧及各方的利益,沒有任何一方吃虧。

其實,有關方面曾建議一旦國家的財務穩定,希盟政權可考慮於一、兩年內以管理層收購方式,併購大道公司,以拆除大道收費站,一方面阻止大道公司牟取暴利,另一方面有助降低相關行業尤其是運輸及交通業的營運成本,以及減輕國人的生活開銷;管理層收購(Management Buyout,簡稱MBO)屬於併購的一種特殊形式,是指公司的高級管理層從金融機構或風險投資取得資金的支持,從公開市場買下公司很大比例的股權,甚至全部股權,以達到控股的程度。

或以MBO方式併購大道公司

在過去幾十年,“不合理”合約允許大道特許經營公司定期調高過路費,否則政府須付出巨額的賠償(其實是由納稅人“買單”),這正是引起民怨乃至民憤的原因之一。

希盟政權領導班子一再吁請國人諒解及接受前朝政府留下巨債的現實,致使他們不得不擱置一些大選承諾,直至國家財務有朝一日獲得改善,屆時才逐漸兌現。

話又說回來,希盟政權理應選擇性拆除一些大道收費站,或減低過路費,俾讓國人能夠感受到它有踐諾的誠意。

如果朝野政黨只為了撈取選票,而信口開河地許下因不符合實際情況而難以兌現的所謂大選承諾,失信於民,來屆大選恐將遭到選民的唾棄。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