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現實太骨感

: 08/13/2018 - 17:55

當車子停在路邊,小斗指着屋邊那條小路,謂直走拐彎就是她的房子了……光是看到那條只容行人或腳車通過,且被老樹盤根錯節得行之有年造成凸凹不平的小徑,老娘的心就先冷了一半。然後,再看到那棟陳舊的建築物外觀,直接就把另一半的心給凍住了。

說真的,老娘那刻的懊惱,簡直連死的心都有了。是的,千不該萬不該,就是對小斗的室友有所微言……若不是自己大嘴巴,小斗理應不會動念想到要搬家吧?

這是替小斗搬了家後,充塞滿老娘腦海的一個至大癥結所在。(這下始意識,儘管老常把前周老闆那句至金名言“吃虧當佔便宜”掛口頭,想來徒空口說白話,根本就沒貫徹學以致用,悲催。)

明明累到趴,但這份懊惱卻是一團烏雲硬塞滿老娘整個腦海,完全找不到洩釋的出口。整夜就像被獨自困鎖在一座懊惱大樓的頂層,鬼打牆地茫然無法走下來。思前想後,造成這棟懊惱大樓的落成,大概打從第一次去探訪小斗時,不自覺開始搬磚建起的。乃至影響到她,沒幾就一心等着租約期滿,沒作其他任何現實考量,只巴望可擺脫有室友的生活,結束強顏歡笑隱忍志不同道不合,好分道揚鑣。

年中當她說開始找房子時,老娘也一心歡喜跟着天真地起舞。還想着這下可好了,乾脆不必跑到北卡去——相較起來波士頓的國際出入境方便嘛。她爹還問准了她,如他先行回去做工的話,到時可否送媽咪到機場。那自然不是問題,她說,不過,她(很)早出(很)晚歸,幾乎7天皆要鎮守在實驗室的。誒,老娘什麼時候需要人陪——只要有網絡。但,沒想到現實那麼骨感,白活了這把年紀,搞成老貓燒鬚……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