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只剩誰不離棄納吉?

: 08/12/2018 - 18:05

若要納吉向你坦承他自垮台以來,所做過其中一件最讓他感到無怨無悔的事,那顯然就是不久前在雪蘭莪的雙溪甘迪斯州議席補選期間,為國陣的巫統候選人洛曼諾阿當助選。

尤令這位前首相“心存感激”的是,已在SRC匯款案中面對3項刑事失信罪和一項貪污濫權罪的他,上週三被反貪污委員會加控3項洗錢罪的當天上午,被警方禁制進入吉隆坡高庭範圍的洛曼仍一如既往地糾眾,在附近聲援納吉,聲稱希盟政權對納吉作出的指控純屬一派胡言,並與一小撮“死忠”支持者高喊“拒絕污衊”。

對納吉來說,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先後兩次上庭面控,相對於到場力挺的國陣尤其是巫統領袖和黨員寥寥無幾,幾乎不見他們的身影,而洛曼風雨不改地不離不棄納吉,委實“有情有義”,堪稱難得。

納吉被逐出布城,無權又無勢(一度被反貪會凍結其銀行個人戶頭後,納吉曾申訴“無財”,看來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如今續遭貪腐官司纏身,但身為親巫統非政府組織“監督新馬來西亞”主席的洛曼始終堅稱納吉“清白和無辜”,並一再為前第一家庭鳴冤。

納吉被指淪為歷史包袱

或是因為這樣,巫統雖在雙溪甘迪斯補選再吃敗仗,但納吉對他曾傾全力為洛曼站台,甚至於投票當天涉嫌“違法”地在其臉書貼文替洛曼進行最後一分鐘的拉票,無怨無悔。

有跡象顯示,部分巫統領袖一方面不滿及質疑已淪為巫統“政治負資產”或“選舉票房毒藥”的納吉,“擅自”到雙溪甘迪斯助選,他們似乎歸咎納吉間接導致巫統候選人敗選,另一方面他們有意與納吉“割蓆”,企圖與他所涉及的一馬世紀弊案撇清關係,前第二財政部長佐哈利直指巫統當時允許納吉助選乃屬犯下大錯,因為納吉已淪為“歷史包袱”,再加上納吉正面對貪污指控,會使選民對巫統反感,因為補選的成績顯示,選民關心一名領袖的誠信和清廉,更甚於希盟政權是否兌現其大選宣言的承諾。他質問巫統,是否應讓納吉在接下來的其他補選“休息”一下?

在回應此事時,巫統全國主席阿末扎希表示經過翻查記錄,確認是洛曼出自好意,而安排納吉替他站台,但前首相署部長沙希淡認為,阿末扎希理應給予明確的指示,列出一份“適合”助選的巫統領袖名單。

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原本也認同巫統選擇與納吉保持距離,因為納吉是巫統欲挽回人民支持所急需擺脫的負累,巫統應與納吉劃清界線,一馬醜聞就由納吉本身去承擔責任,但他較後卻責怪網媒歪曲其言論,據知他已會晤納吉以澄清此事,而巫統副主席卡立諾丁毫不諱言,巫統若不願正視過去的腐敗,放任納吉持續在黨內“活躍”,巫統恐將無望翻身。

無論如何,阿末扎希獨排眾議地為納吉“討公道”,他認為基於法庭還未定罪,巫統黨員就不應以未審先判的態度對待納吉;他表示,任何前領袖應受到尊重,即使如今落難,也切勿把其人頭踩在腳下。

顯然不甘受“辱”,納吉揚言他無需巫統“捍衛”他,因為他有能力自我“捍衛”,從而突破困境。

話又說回來,前朝政府於“509”大選斷送掉對我國長達61年的統治,涉及貪腐醜聞及執政誠信陷入危機的納吉確是難辭其咎,須承擔最大的責任,但當時的統治班子怯於揭發一馬醜聞的真相,彼輩儼如是“共犯”。

說真的,巫統的生存所面對的最大危機在於它至今仍不願反省失守布城的真正原因,不思改革,反而繼續沉淪,把種族主義與極端主義當作“救命靈丹”,滑向極右、保守和偏激政治的不歸路。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