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羨魚】那些年 我們睡過的床

: 08/11/2018 - 19:14

有一次一個朋友帶另一個朋友去看他的家。走上樓一見那光滑的長長地板走廊,不禁驚歎:哇,這裡排排睡得下二十多個人呢!

我們不禁會心一笑。大家都明白。大家都知道那些年,家裡能有一個這樣寬闊乾淨光滑的木板走廊,那是多幸福的事。

那些年,家家共同的窘境,就是孩子太多,屋子太小,家境太窮。晚上睡覺,是個問題:人太多了,不夠地方睡覺。家裡有個乾淨的地板,能夠足夠排在地板上睡,那是很幸福的事。

冷硬的地板,就是共享的床。小孩不懂事,睡前總是要爭吵一輪:爭位置啦,爭誰的床位大些啦,爭誰把誰的被給扯了啦……結果,全部挨了一頓罵後,才乖乖睡去。週而復始,夜夜如此。

地板太硬了,一轉身骨頭就跟地板冷交流疼醒。那就把被單墊着睡吧,舒服。哦,被發現要挨罵了:那樣的睡法,不是很快就把被磨破了嗎?誰家有錢一年換幾張被?

年紀比較大的孩子,不睡地板了。他們被升級,睡帆布床。帆布床啊,就是下面有兩個交叉的木方,上面訂了帆布。白天摺起,晚上就看哪裡有空間,就把床在那兒打開睡覺。星空底下,自由自在。浪漫啊!

很小的時候,真的很羨慕能睡帆布床的哥哥們。至少,少了骨頭和地板交接時那份疼痛!

後來,自己也漸長大了,到了能睡帆布床的資格。帆布床睡久了失去平整,處處凹凸不平,睡了下去,整夜輾轉難眠,才知苦。更苦的是,星空地上,一點也不浪漫,一夜只與蚊子戰鬥個沒完沒了。

人說,歲月會磨平生活的一切皺紋。就這樣一晚又一晚在地板大床爭爭扯扯中,不知不覺中,哥哥姐姐一個個長大離家獨立生活去了。忽然,家裡只有三兩個孩子,經濟情況,也忽然好轉了。

唸初中時,母親趁着有家工廠廉價拋銷用過的軟膠Dunlop床墊,就買了幾張。噢,從冷硬的地板升級到軟綿綿的床,哈,連發的夢也不同了!

當然,後來自己會賺錢了,買的床也一張比一張厚,也一張比一張貴。終於我們東方社會也富起來了,人們也患上了各種各樣的富貴病。富貴病,很多就和床有關。

有個富人朋友,買床擺床都要先叫風水先生看過,因為床的風水至關重要。也有個朋友,發達後,睡不着覺,就花了幾萬塊錢買了張有電磁波的床。

我沒發達。但我自己也覺得,溫暖的床,也真是把我們的骨頭都睡軟了,軟得連夢也撐不起來。一直在想,是不是應該回到睡冰涼冷硬木床的時候了。

文/胡淵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