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在彩虹的那一邊

: 08/11/2018 - 18:37

這個展覽本來不在我的行程裡面,後來卻成了我這趟回曼谷探女兒,最難忘的一次體驗。那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我們打完卡後,就離開了好像今年7月才冒出來,可是已經成為曼谷時下最夯的Ha Tien Cafe。同行的朋友們想到附近的暹羅博物館(Museum Siam)看一個名為“Gender Illumination”的展覽。對待性和性別以及性取向,泰國人真的有我們想像中那麼開放嗎?看完這個展覽,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的答案。性別隻能分為男和女嗎?這個展覽會讓我們發現,性別其實比我們想像中多元化。歧視源於恐懼,恐懼源於無明,因此性平教育是必要的,這個展覽也有它存在的意義,尤其是在世界各地揚起彩虹旗的7月裡。

泰國人真的有我們想像中那麼開放嗎?整體來看,是的,至少比東南亞其他國家開放多了。但看細節,你會發現,仍然不乏歧視和不平的例子。譬如說,到目前為止,變性人的身份證仍然不能更換性別。譬如說,LGBT的就業機會比其他人少。(展覽裡有一張大學畢業證書,某名同志因為自己的性取向,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工作,沮喪之極,認為這張大學畢業證書一點用途都沒有。)譬如說,許多同志仍然不敢出櫃,或者無法出櫃。(展覽有段影片,講述的是泰國南部某個回教青年,為了隱藏他的同志身份,爸爸媽媽隻能把他藏在家裡。)譬如說,泰國國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的跨性別講師Kath Khangpiboon因為在IG上貼了一張形似陽具的口紅照片而被炒魷魚。這支口紅也有展出。

展覽裡最讓我動容的是一部短片,短片主角名叫朵姨(Aunty Toi),她是一個自力更生的跨性別者,曾經出過車禍,走起路來有點跛,又被父親趕出家門,跟雙目失明的老奶奶相依為命,天天盛裝打扮,推着推車(車頭仍然掛着前泰王的肖像以及前泰王和王后的合照)沿街兜售泰式甜點,一天隻賺二三十泰銖(相等於三四令吉),但從來不接受別人接濟,堅持自食其力。熟悉她的脾性的老街坊都說,你可以幫襯她,但千萬不要給她錢,那是羞辱她。她看起來那麼坦然自若,對於自己以及自己的生活方式,堂堂正正。如果說朵姨是曼谷街頭最動人的風景,不光因為她是社會底層和弱勢族群的倖存者的象徵,也是因為她那份自信和自在。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