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象牙塔

: 08/09/2018 - 19:54

說到食物蛀蟲,呃,小斗她爹在廚房的櫃櫥裡,挖出一包黑糯米——都被蛀成面目全非的粉末了。這肯定就是小斗的啦,難不成她那個老美室友會吃這類東西咩。整包還未開封,買的人恐怕早就遺忘了。

小斗沒車子,而大型的華人超市,都開在偏遠的郊區。所以,一旦遇到有朋友的順風車,難免就來個食材瘋狂大採購。一個人有沒有思鄉病,胃口是最誠實了……但她哪來這種煮糖水的時間?(順便插播一下,現在有經濟能力的亞洲新移民都選擇遠離唐人街,另闢郊區集居組成新社區,並帶起成為好學區,相應也炒高了房地產。)

老實說,走筆至此老爹娘到了波士頓都整個禮拜了,還真沒看清她到底是瘦了還是胖了——咱們仍沒找到機會真正一家子齊齊坐下來吃一頓飯呢。老娘還好說,反正就是夜貓子一枚,也就充當起做個守門員(鎖匙留給了咱們用嘛),她摸黑回來如有需要也順便給她張羅一點吃的。可她每天到家,她爹都睡了。對,就完全是那種典型忙碌晚歸家長的電影畫面——不過角色對調了,狀似咱家當家長的是阿斗也。

說開來,老娘還以為那個S(社會)組的大斗已經算夠勞碌命的了,卻沒想到這個X(象牙塔)組顯得更忙不開似的,連晚飯都沒時間回來吃。現在可不是正值暑假,曬曬太陽喝喝啤酒的季節麼?不意,那天就因此被窒到。她先就說了,他們大學的大學生就幾千人而已,但上研究院的人數卻遠遠比大學生多出幾倍,“研究生有分暑假不暑假的嗎?”呃……

後來得知,學校在實驗室裡可提供了大冰箱給他們囤食物,當然,也少不了還有一台微波爐。我終於理解為何搞學術的叫象牙塔了……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