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小心眼

: 08/08/2018 - 21:14

說到小斗這個室友,其實老娘大人大姐真不想跟她較真,省得被說大欺小,沒的更顯得自己小肚雞腸。再說吧,拆穿她是個心機婊,徒令缺心眼的小斗不好過。更甚的是,大斗也插一腳常表示出超喜歡她,還一再吩咐老娘煮飯千萬要添多她一份呢。

而小斗有個根深柢固的偏見,很煩那些嬌生慣養白妹子的白目,所以在找室友時就儘量避開這個雷區。而她這個室友是在面試研究院時認識的,那麼巧也是南加州人,相談之下似乎很啱Key。大家返回加州後,繼續有交集,後來遂決定搬到東岸後住一塊。

小斗說她出生在單親家庭,她和她弟僅靠母親一人拉拔長大;換句話說,是吃着苦頭成長的。

可老娘去到一看,誒,她搶了先機佔據那個主人大臥室也就罷了;然後,廳裡的廚櫃她也挑了大的,我就一併省得計較。可是,一入駐廚房,就再也忍不住那把火氣了。她把好位置、方便的櫃櫥全佔了,留給小斗的,下方是那個角落90度深進去的,上方就是靠近爐子上的。我看小斗把咱們給她買的乾糧和藥材就擱在那兒,這怎得了,還不被熱燻壞去?

反看那個室友,她狀似不大下廚,卻生人霸死地就放幾個杯子碟子,或那些循環再用的一次性塑膠容器……我讓小斗去跟她商量,調換一下那放乾糧的櫥。不意,卻被一家子鄙視老娘太小心眼。

她已先行搬走故這次沒見着,但冰箱卻留下幾盒吃剩打包回來的東西。大叔打開一看,汗,差點就噁心死掉——都蛀了蟲。小斗嘀咕起來,她從不吃殘羹剩菜偏又每次都要包回來……

(現在終於知道了,嬌生慣養的興許會白目得不接地氣;但咬緊牙關長大的,很容易被塑造成心機婊。)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