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角色扮演自縫服裝扮女皇 紅月司出國當動漫祭嘉賓

: 08/08/2018 - 21:09

台灣著名動漫角色扮演者紅月司,因其身材高挑五官立體,在扮演女皇或“禦姐”系角色時特別出色,加上她常通過網絡分享自己的動漫裝扮,使得她備受世界各地粉絲愛戴。如今,她更躍上國際舞台,頻頻受邀前往日本、中國與馬來西亞等地擔任動漫祭嘉賓。

 她從高中接觸角色扮演至今十數年,除了頻頻扮演各種動漫角色,同時也學習設計、剪裁和縫製動漫服裝,並已開辦一間工作室,以承接動漫服裝訂製生意。不過,對她來說,成為一名動漫角色扮演者最大的成就感,實是可以專心當一名“阿宅”,並且找到懂得欣賞她的人。

無論是紅月司的家人或朋友,都曾問過她類似的問題──“為何要參與角色扮演的活動,這股熱忱可以持續到幾歲?”。初時,她只把角色扮演當作興趣,但隨着接觸的時間越久,這門興趣也逐漸被她專業化,其中還涵蓋服裝、妝髮與道具的設計製作,只為了製作出能令她自身滿意的動漫服裝,並拍成一組照片作留念。

 雖然她目前在角色扮演界中頗有知名度,但這並非她高中時所想像的未來景象。她本是一名美術專業學生,每次參加動漫展時都會租個小攤擺賣畫作,直至後來結識一群熱愛角色扮演的朋友,她才真正接觸這門嗜好。

 “當時,我只在網絡上看過角色扮演,一直都覺得這很有趣很好玩。後來,朋友知道我對角色扮演有興趣,就將我帶去他們平常拍照留念的地方,我就這樣認識了很多好朋友,並乾脆加入角色扮演的行列,就這樣玩了十多年。”

 當年,她尚未達到法定年齡,零用錢也有限,但角色扮演的治裝費高昂,並非她所能負擔。既然經費短缺,無法向裁縫師訂制服裝,她乾脆自學裁縫,將一塊塊布料縫成角色扮演所需穿着的衣服。

 “那時候,我還是一名學生,雖然經費有限,但我卻有許多課餘時間。自己設計裁剪服裝的好處在於時間更加鬆動,若是向裁縫師訂制,也許需要等上兩三個月甚至是半年以上。但我自己縫製的話,就可以掌握整套服裝的進度。我就這樣慢慢剪慢慢縫,反而成就了另一種興趣。”

趕制服裝被針頭刺入手指

 在這十幾年裡,她始終堅持親手設計和裁剪角色扮演所需的服裝,絕不假手於人,因為只有自己最為了解自己的想法。不過,她偶爾也會犯迷糊,某個夜晚趕製服裝時,因為睏意來襲而失神,不慎被針車的針頭刺入手指,她急忙到醫院急診室求助。雖然類似事故一再發生,但她從未萌生放棄角色扮演的念頭。

 “我曾因為工作太忙或身體狀況不佳而暫停參與角色扮演活動,但我不曾想過放棄這個興趣。”

 她第一套親手設計和裁剪的服裝,是動漫《暗之末裔》中的死神角色,後來,她更陸陸續續挑戰如《超時空要塞》、《刀劍神域》、《海賊王》、《監獄學院》裡的動漫角色服裝。然而,要求高的她在縫製這些服裝後卻認為,每一套服裝都存有進步的空間,且距離她心目中的完美程度仍有一段距離。

 “每次看照片時都會發現服裝不完美的地方,因此,我常提醒自己筆錄改進。例如該用哪種布料效果會更好,如何修改版型才會更立體等等。我現在的每一套服裝都是經過無數次失敗後才完成的作品。其實,每次完成一套服裝後若有發現其不完美的地方,我多會重新拆開重做。偶爾覺得哪邊需要再更改時,我也會先讓自己冷靜一會,等有想法和心力後再拆開重做。”

 別以為角色扮演只是在製作服裝方面考究,其實,把這些服裝穿上身也是一種學問,部分衣服必須依靠道具如膠帶、別針輔助定型。她曾因長時間用雙面膠連接衣服與皮膚,以致在卸裝撕開膠帶時,連皮膚都被撕裂或起水泡。

雖然卸裝過程看似慘烈,但她仍樂在其中,皆因這是她的成就感的源頭。

自創訂製動漫服公司

興趣才獲父母接受

縱然扮演過無數動漫角色,並曾多次擔任其他國家動漫祭的嘉賓,但當紅月司卸下妝髮服裝後,便會回歸成文靜內向的辦公室女郎,缺少扮演動漫角色時的霸氣。

 她猶記得畢業後首次應徵工作時,面試者當場拆穿她的身份,並坦言欣賞她的動漫裝扮,結果引來其他同事的圍觀,讓她大感尷尬不知如何是好。

 “我並不想讓同事知道我的真面目,如今,我任職的公司並不知道我是一名阿宅。”

 她並非認為角色扮演無法躍上檯面成為話題,而是厭煩身邊人的不斷追問,“無論是社會或公司,很多人都不理解阿宅,很好奇我們為什麼喜歡扮演二次元的人事物。每次遇到類似問題時,我也不懂該怎麼應答,乾脆就隱藏身份。”

 由於不擅解釋,她便將自己的想法和身份藏起來,猶如她的父母指責她虛度光陰揮霍金錢時,她也鮮少反駁,仍舊默默的做着自己喜歡的事。直至後來她自資開辦一間工作室承接動漫服裝訂制生意,並且頻頻接受海外動漫祭的邀約後,她與父母的關係才漸漸破冰。

 “現在我每次出國參加活動時,爸爸都會主動開車載我去機場。我從外國回到台灣時,他們也會到機場等我下機,然後帶我去吃好吃的。我覺得只要堅持一件事情,並把它做好,便是對父母最好的交代,他們總會看到我在維持這門興趣時所獲得的樂趣。”

盼參演Cosplay舞台劇

由於身材高挑五官立體,紅月司常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因此,她經常扮演女皇或“禦姐”系角色,自然也做了許多與之相關的服飾。但她個人更喜愛萌妹子的角色,例如初音未來,然而這類形象的裝扮,她多是自己拍照收藏,很少會上載到網絡上。

 “我認為,扮演角色的原則是在形象吻合與興趣之間找一個平衡點,除非是朋友們要拍團體照,要求我扮演一些我沒興趣的角色,否則我多數只會扮演自己有興趣的角色。”

 穿上角色扮演的服裝後,她多會自信滿滿,面對攝影鏡頭也能輕鬆擺出各種姿態,這是因為她在穿上角色扮演的服裝後,便已把自己代入角色當中,自然也感受到該角色的生命力。

 不過,這是她長年累月積下的經驗。為了學習動漫角色的動作和姿態,她曾購買模特兒姿態教學書籍與時尚雜誌,並且反覆觀看同一個動漫角色的動畫,從中揣摩其語調和動作。

 “我本身對舞台劇很感興趣,也曾利用舞台劇訓練肢體的方式訓練自己。目前,日本已把二次元文化整合在舞台劇中,可惜台灣至今仍未有充足發展。如果未來有機會,我希望自己也可以參演二次元文化編成的舞台劇。”

慶幸找到志同道合朋友

“能專心當一名阿宅,就是我的成就感的來源!”說完這句話後,紅月司輕聲笑了笑,聲音中仿彿有些尷尬。對她來說,二次元文化改變了她的人生進程,承載着她的喜怒哀樂,這並非外人所能輕易理解的。所幸的是,她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們什麼都可以說,生活上、娛樂上,我們平常都會膩在一起。在我最傷心時,她們會陪伴我度過難過的時刻。對我來說,這些朋友就是我最重要的寶藏了。他們讓我感覺自己並非孤軍奮戰,每次我們要出團體照片時,都會集合在其中一兩人的家中製作服裝和道具。我想,我們的感情便是依靠二次元文化連接起來的。”

 紅月司小時候便常發着旅遊夢,對於搭乘飛機更是充滿憧憬,她當時料想不到的是,最終竟是動漫角色扮演這份興趣助她圓夢。目前,她經常受邀前往世界各地擔任動漫祭嘉賓,使她得以經常搭機出國,並接觸當地文化。 

“但出國當嘉賓非常的累,之前我去中國兩週時,便拖着兩個大行李箱,手臂掛一個大袋子,再背上一個大背包,裡頭都是我當嘉賓時需穿搭的動漫服裝與道具。”

阿公阿嬤也參與角色扮演

二次元文化的世界觀與現實世界迥異,主角人物多數正面熱血而備受眾多粉絲喜愛。然而,二次元文化實是源起於日本、美國的漫畫與動畫,其中不少粉絲也已為人父母。但動漫角色扮演豈有年齡限制呢?難道年紀大了就不可參與角色扮演活動了嗎?

 對此,紅月司則認為,答案應是環繞在個人還想不想繼續參與其中。

 “我在擔任角色扮演比賽評審時,曾有一名頭髮蒼白,育有兩個孩子的爸爸前來參加比賽。他很努力的扮演着他喜愛的動漫角色,給我的感覺便是他依然想要參與其中,且玩得不亦樂乎。角色扮演從來沒有年齡限制,只看你們要不要繼續玩下去。”

 無獨有偶,她的好友群中也有阿公阿嬤級的角色扮演者。由於某次要拍攝一組《哈爾的移動城堡》的照片,她的好友便詢問自己的阿嬤是否想扮演蘇菲婆婆一角,而阿嬤也欣然應邀演出。

 婆孫二人共同拍攝組照的模樣讓她大感羨慕,她亦曾強迫妹妹加入拍攝活動,並特意幫她裝扮,無奈妹妹並無興趣。

 “等我老時,我搞不好也會扮演阿公阿嬤的角色。我總不可能在五、六十歲時還扮演初音未來吧?我自己也無法說服自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