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阿媽駕到

: 08/07/2018 - 20:26

原以為大斗已夠不修邊幅了,沒想到小斗絕對青出於藍,比她姐更勝一籌——除了牛仔褲的褲管爛得更徹底外,家務活更爛得沒譜。不必懷疑,她家最後一次的打掃,敢情就是老娘做的——7個月前!她自己自然心知肚明,所以開了門放咱們進屋後,就支支吾吾扔下一句:“媽咪我看你要清理一下地上才能……”匆匆閃回實驗室做工去。

之前一直以為只有地毯藏髒得神不知鬼不覺,嘿,原來地板也一樣有此深藏不露特異功能。老娘只隨便掃了掃,噢,賣葛滴,掃出的毛髮加灰塵累積起來,簡直可打包做成一個枕頭——怎麼表面上就一點都看不出的,是老娘的老花太深麼?

其實老娘還真服了這些年輕人(小斗有一個屋友的),擺明就是進入“你懶斟我懶飲”的模式。去年我來到時,自然地執行起老媽子的任務,可那個小斗就阻止我去打掃。理由很簡單,從一開始兩人對清潔工的想法就出現“分歧”。屋友專等有人在家才打掃,而小斗則想到等沒人始打掃比較方便。結果,誤會就產生了。那個屋友“靜靜計較”起來,從此以後再也不打掃了——各自只清理自己的房間。可憐,那兩個被大斗羨慕不已的大廳空間,從此成了“廳”院深深,兩MZ只管各自躲回自己的深閨。至於那個衛生間,恐怕得刪去前面那兩個字——姑且就不說那洗臉盆清洗之前實在髒得我都洗不下手,甚至連那個馬桶我都無法“辦大小事”。

當然,有一點可以理解的是,由於兩人都是G2的研究生,現在正值忙到飛起的時段(兩人都分別拿了整個月的暑假得補回)。每天擦了眼屎就飛奔研究室,直到晚上摸黑才回家——又累又倦加上盲燈黑火什麼都沒眼看唄。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