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設計縫製服裝兼化妝 Angie動漫角色扮演玩翻天

: 08/07/2018 - 19:46

近年來,馬來西亞各地不時舉辦以二次元文化為主題的活動,例如剛剛結束的檳城動漫祭,以及即將在柔佛舉辦的動漫展(Comic Fiesta 2018)等等。然而,在大約十年前,本地二次元文化環境相對苛刻,活動多數是由動漫迷自行發起組織,但也因為這樣而培養出一群實力堅強的忠實粉絲。

躍上國際舞台的角色扮演者Angie,沉浸此道已有十年之久,且見證了本地二次元文化的發展史。早年,網絡資訊不如現代發達,為了深入專研與發展興趣,她唯有自學裁縫化妝、接洽攝影師拍照,並把個人心得上載成網誌,最終備受同好的關注。

她的童年生活圍繞着漫畫與動畫展開,她也因此常被其中角色的姿態所吸引,並常常希望自己可化身為漫畫裡的角色。這種想法有如種子般種在她腦海裡,直至她前往吉隆坡求學,這想法才破土茁壯成長。

“當時,我在大學認識一群喜愛動漫角色扮演(Cosplay)的朋友,在他們的鼓勵下,我也開始嘗試扮演一些角色。我第一個扮演的角色是《吸血鬼騎士》裡的女主角,當時,我什麼都不懂,只是向朋友借了衣服,並找了一頂假髮胡搞一通,就這樣玩上癮了。”

十年前難買到角色服裝

十年前的馬來西亞,購買動漫角色服裝並不如現今般容易。“現在的動漫角色扮演者很幸福,因為中國淘寶有各式各樣完整的動漫服裝出售,且價格相對便宜。”但當時大馬正值二次元文化的萌芽期,動漫角色扮演者若想要某個角色的服裝,只能請裁縫師量身訂製,而且通常價格不菲。

雖然她已省吃儉用,以把部分生活費充作治裝費,但因她仍是一名學生,自然無法常常耗巨資訂製服裝。為了克服治裝困境,她乾脆拿起剪刀當起裁縫師,自己設計及縫製有關服裝。。

“十年前,若我們向裁縫師訂製動漫角色服裝,大約要五百令吉以上。但若是我自己購買布料剪裁的話,費用大約可控制在100令吉以內,而且成品也更為合身。雖然我想盡辦法省錢,但相對來說,我必須花上更多時間來完成這些服裝。”

雖然動漫角色扮演具有固定服裝造型,但她認為不需拘泥在同一個造型,而可以嘗試“同人”進行二次創作。為此,她還特意報讀服裝設計課程,希望可以設計出更加別緻的動漫角色服裝。

“每個人的品味都不同,但我認為,動漫角色扮演最重要的便是揣摩角色的精神和態度。就算是同人動漫,但只要保留原角色的韻味,我也會考慮設計與扮演那個同人角色。我常常也會為動漫角色重新設計一套服裝,但仍會保留角色的主元素。”

現每週只看兩集動漫

動漫角色扮演浪潮跟隨着日本或歐美正連載的漫畫、動畫或遊戲角色而轉變,每每停止連載數年後,這些動漫角色也會逐漸被人淡忘,而扮演者總會追逐與嘗試正連載的角色。然而,潮流是一個圓,總會在某個特定時期復興,令人憶起舊動漫角色並想要扮演之。

經驗老到的Angie喜歡偶爾復古,偶爾嘗試新角色。她說,當下正流行的角色通常較易引起討論並受矚目,但不代表舊角色就需要被淘汰。

“我本身也很喜歡舊角色,偶爾也會開始扮演舊角色並請攝影師拍照留念。通常這些舊角色的照片被上傳至網絡後,都會引起動漫界的粉絲或觀眾的迴響,當然也會引來年輕一輩的疑惑。相對而言,新角色則容易引起新、舊粉絲的共鳴,皆因這是現在正流行的動漫角色,動漫迷必然都會想要了解及知道的。”

如今,她既要設計裁縫服裝,又得接洽表演邀約,同時又需拍攝角色扮演組照,及追看漫畫與動畫,使空閒時間大為縮減。但凡事都有取捨,她也只能挑選閱讀其中一兩部感興趣的漫畫或動畫而已。

“我想從中找一個中間點,以前,我每週大約會閱讀四、五集動畫,但現在則比較有選擇性,每週大概看兩集動畫或漫畫。我本身喜歡看不死系、帶點懸疑感,具有深度的故事,例如《名偵探柯南》便是我喜歡的漫畫之一。”

十年共縫製200套服裝

從接觸動漫角色扮演至今已有10年時間,在這期間,Angie扮演過無數角色,且每年總會扮演三十至四十個動漫角色。不過,喜愛手作的她,大部分服裝都由她親手設計、剪裁與縫製,每年大約可製作二十多套服裝。

“我最喜歡的一系列服裝是音樂遊戲‘Love Live’裡的服裝,因為我本身很喜歡閃閃發亮、華麗感十足的服裝,因此,我嘗試設計和縫製許多版本的服裝,這也是我至今最滿意的一系列作品。”

一年之內推出二十多套服裝,十年內則能縫製二百多套服裝,不禁令人好奇她的衣櫃如何收藏這些衣服。她說,為了節省居家空間,她多數會把這些服裝轉手賣掉或是重新利用。

雖然市面上已有銷售根據動漫造型設計的假髮,但她較喜歡自己購買後再修剪成自己想要的造型。而針對不同的拍攝環境,例如水下拍攝,她也會挑選不同材質及功用的化妝品,希望能在扮演該角色方面盡善盡美。

“雖然我常自學服裝設計與妝髮,但並不代表每一個角色扮演者都必須具備這個技能,這只是我個人的愛好。對於角色扮演者來說,最重要的仍然是將該角色的精神態度演繹出來。”

家人曾強烈反對

由於角色扮演是一門必須投入大量時間、精神與經費的興趣,因此,參與者的親友常會有所質疑,而Angie的父母便是其中一員。雖然她把大部分時間用作發展興趣,但家人並不理解她的興趣,並一度強烈反對她以此為嗜好。

“或許家人覺得這是一種孩子氣的玩意,無法為現實生活帶來什麼幫助,只是不停的消耗精力與時間而已。”

但隨着她的知名度越高,國內外活動邀約不斷並成為部分收入時,她的父母才略微感到放心。

“雖然他們的接受度提高了,但還不是百分百支持,偶爾還是會問我,角色扮演可以玩到什麼時候?”

起初,她因個人興趣未能受到家人的祝福與認同而感到失落。但她堅信行行出狀元,而角色扮演也是一門手藝,並且可以找到一個工作定位,如今,她熬過痛苦的初期,一切也慢慢步上軌道。

“但被家人看到我角色扮演的照片時,還是會有一些小尷尬。”

辭職投入Cosplay業務

大學畢業後,Angie也曾如眾多學子一樣步入職場,將角色扮演當作業餘興趣。與此同時,動漫祭主辦單位也因欣賞她對角色扮演的獨到見解,而邀請她擔任祭典嘉賓,這也成為她堅持至今的契機之一。

然而,由於工作與興趣難以同時兼顧,加上她的家人認為角色扮演的前景並不樂觀,不由得令她心生放棄的念頭。

“但我就是放不下,無論正職再忙,我還是會不自主的去縫製服裝和扮演。每當我將一套衣服完成後,就會產生莫名的成就感。而拍完一組照片並上載網絡獲得認同後,我也會有特別的滿足感。也就是這兩點,一直支撐着我到現在。”

為了兩者兼顧,她唯有犧牲睡眠時間,將時間表排得緊湊。“例如我覺得兩天內可以完成一套服裝,我便兩天不睡覺完成有關服裝,然後聯絡攝影師拍攝,這自然得犧牲個人的休息時間。”

但也因為作息時間凌亂,引起家人的擔憂,且嚴重影響她在正職的表現,以致她因此曾萌生放棄角色扮演這門嗜好的念頭。

經過三思後,她終決定成為自由工作者,以便能把全部時間用在縫製動漫服裝、接洽商演等工作。

她必須確保自己能有充裕的休息時間,家人才能對她的健康狀況感到放心,並且繼續支持她的興趣。

“只要把自己的時間表規劃好,不讓興趣影響現實生活,其實,家人也沒有理由反對我們的興趣。”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