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承認統考“只有更久”?

: 08/07/2018 - 16:57

希盟政府何時正式承認華文獨中統考文憑,不知會否是“沒有最久,只有更久”。

若不幸真的如此,華教陣營乃至華社看來仍須無奈地等待,再等待……。

教育部長馬智禮指出,政府會於5年內進行詳細研究,應否承認統考文憑;他表示,教育部認為,這個問題需要全面和適當地探討,不能倉促作出決定。

由此看來,統考文憑若有望於未來五年內獲得教育部的承認,這已算是華教陣營乃至華社的“最樂觀”期待。

這意味,假設此乃馬智禮所制定的時間表,那麼要走完承認統考文憑的“最後一哩路”,至少還需五年的時間。

“最後一哩路”仍需五年走完

在過去兩年多不時揶揄身為馬青總團長的前教育部副部長張盛聞的“最後一哩路”走呀走,一直走不完,民主行動黨領袖如今知悉馬智禮針對希盟政權承認統考文憑一事的“再表態”,不知會否頓感有“說不出的尷尬”,而聲稱放眼於今年內承認統考文憑的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以及認為華社既然可以等60年,也不在乎再等多6個月,相信希盟政權承認統考文憑是指日可待的國會下議院議長倪可敏,相繼被馬智禮“打臉”後不知如何自圓其說。(在這之前,馬智禮也曾表明希盟政權承認統考文憑不會像國陣前朝耗時60年來處理,其實統考的歷史至今只有43年。)

對馬智禮來說,希盟政權落實其大選宣言“承認統考文憑”的承諾,只要不U轉,時間或遲或早就不成問題,況且承認統考文憑並未納入希盟的“百日新政”內。(有跡象顯示,上台快到百日的首相敦馬哈迪及希盟政權正準備拋出種種所謂“理由”,作為不可能全部兌現“百日新政”中十大承諾的藉口,更遑論“承認統考文憑”確非“百日新政”的十大承諾。)

話又回來,對華教陣營尢其是董總和教總來說,承認統考的“最後一哩路”在希盟入主布城後,應於短期間內走完,因為希盟的大選宣言白底黑字地誌明“獨中生必須考獲大馬教育文憑(SPM)國文單科優等”,作為承認統考文憑的唯一先決條件,而未附帶任何其他的所謂“前提”。

尤有進者,行動黨在“509”大選前和競選期間,尤其是身為該黨秘書長的時任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一再公開表明,一旦希盟贏得本屆大選,統考文憑將隨即獲得承認。

寄望和深信大馬一旦“改朝換代”,希盟將守諾兌現其大選宣言所作出的“承認統考文憑”承諾,顯然是95%華裔選民(根據民調機構獨立中心的估計)於“509”大選投選希盟尤其是行動黨的原因之一。

或是因為如此,大馬自獨立以來出現第一次政黨輪替後,華社期待希望政權儘早兌諾承認統考文憑,完全可以理解,但卻事與願違,且讓華社頓感愕然的是,馬智禮於7月初“突然”指出,教育部在承認統考文憑之前必須全面考量和詳細研究兩個課題,即國語作為官方語文的地位不被典當,以及國民團結與和諧受到保障。

馬智禮日前在國會下議院書面回答行動黨砂拉越南蘭區國會議員劉強燕提問教育部何時承認統考文憑時,重申和堅持在承認統考文憑之前,教育部必須有關決定不會影響馬來文的地位與重要性,同時不會影響各族之間的團結與和諧。

華教陣營包括希盟尤其是行動黨支持者想必急於了解,教育部對承認統考文憑所持之立場,是否乃希盟各成員黨的一致共識及內閣的集體決定,而行動黨也曾舉手贊同,為何林冠英至今在此課題上噤若寒蟬。

巫伊極端政客伺機反撲希盟

很不幸的是,馬智禮和教育部這回猶如步國陣前朝的後塵,政治化和種族化華教問題,而不願以教育和學術的角度處理統考文憑被承認一事,其結果間接讓巫統和伊斯蘭黨極端政客和種族主義惡勢力伺機炒作,挑起種族情緒,企圖引起社會的不安,從而向希盟政權反撲,尤其是巫統與伊斯蘭黨更藉此作為兩黨進行所謂“合作”的基礎之一。

就在不久前,巫統和伊黨已公開表明堅決反對承認統考文憑,以及非政府組織“捍衛穆斯林社群運動”(Ummah)更搞集會以示抗議,而彼輩指控承認非屬大馬教育體系的統考文憑,乃違反聯邦憲法及教育政策,導致明顯的種族兩極化、降低及威脅國語的地位,甚至無限上綱至對伊斯蘭、馬來風俗及建國理念的衝擊。

可想像的是,儘管國陣前朝也曾把“考慮”承認統考文憑(獨中生須在SPM考試考獲國文科優等和歷史科及格)列入其大選宣言,但如今看來若巫統“一黨獨大”的國陣贏得“509”大選而成功捍衛布城,它必然在承認統考文憑一事上大U轉,屆時的局面極可能更為糟透。

誠如行動黨實權領袖林吉祥所強調,希盟未來五年要如何兌現大選宣言中的承諾,將決定希盟未來的成敗。

也就是說,儘管力爭承認統考文憑,須顧及馬來人的敏感(行動黨或須避免衝擊到由馬來政治力量主導的希盟之團結與穩定),或須循序漸進,但華社絕不可能輕易放棄這個合理訴求,再走回頭路。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