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大不安

: 08/07/2018 - 12:10

原打算月底才上小斗那兒一併幫她搬家的,但她打聽到新居民(即住址所屬的市議會從沒提交過申請)可有30天街外免費泊車優待(此後每週就要幾十塊錢了)。於是,她連忙到市政局申請准證,咱們也就提早匆匆趕上去,省卻了為那泊車位夜長夢多。(大斗的住區每週掃兩次街,相反的小斗這兒卻每兩週才掃一次——清潔問題事小,移動車子才事大。)

然,對一個路癡來說,要認得波士頓的路,呃,簡直就像讓小學生到研究院去打醬油廝混——絕望號街車式的無轍呀。雖說紐約市的路已很夠亂水,畢竟萬變不離其宗,還有個東南西北和號數的蹤跡可循的譜兒,且皆以井字形為宗旨。可是在麻州劍橋這帶,就算老娘俺死磕到底,恐怕也別指望出了門找得到回家的路(悲催)。(每次大叔照着谷神的指示把車開到了家門口,我分明沒睡卻仿佛如夢方醒,完全跟金魚認了是同一家。)

小斗的新家與舊家之間約莫就隔了幾條街,卻份屬不同county管轄。申請泊位自然隨新家地址,所以在搬家前車子只能泊在幾條街外。幾條街,如果直直走,自然算不了什麼,也難不倒老娘。問題是,一趟九曲十八彎的穿梭後,說真的,別問我從哪裡來,更別問我到哪裡去。還虧老娘打起十二分精神,睜大雙眼圖抓個地標來辨識來龍去脈,可繞呀繞,滿腦子最終還是避免不了繞成一團黑線的死結。

雖然我沒去過幾個地方(好吧好吧我承認從沒獨自去過任何地方),即便如此,也從沒有陷入過如此歇斯底裡的無底迷惘陣:街道全然失控的不規律化,幾乎每走幾步就會面臨一個三岔口。唉,這叫天生就有方向識別困難症的老娘何以安生?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