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納吉“輸”掉這場補選

: 08/05/2018 - 16:41

巫統再度兵敗雙溪甘迪斯,噩訊傳來,對於曾因於本屆“509”大選斷送國陣長達61年統治,而一度“傷心欲絕”的前首相納吉,乃至以前副首相阿末扎希為首的新屆巫統領導層來說,這回或許不至於覺得多麼地難過和沮喪,但他們不知會否頓感國陣尤其是巫統的政治前途,恐將凶多吉少。

我國在第14屆全國大選落幕後迎來第一場“非一般”的補選,雪蘭莪的雙溪甘迪斯州議席選民上週六,以手中的一票作出最正常的抉擇,這相信是絕大多數國人所期待的結果。

儘管其得票和多數票劇減,人民公正黨候選人扎瓦威在三角戰中,仍毫無懸念地為希望聯盟成功守住這個巫裔選民佔71.34%的城市馬來選區。

在雙溪甘迪斯補選的競選期間,被逐出布城的納吉第一次以反對黨的身份,傾全力替代表國陣上陣的洛曼諾亞當助選直到投票前夕,他甚至於投票日當天上午還在其臉書貼文為洛曼進行最後一分鐘的拉票,因而被指有觸犯選舉罪行法令之嫌。

公正黨多數票劇減過半

作為所謂“超級助選員”,納吉未能助力國陣尤其是巫統在雙溪甘迪斯補選取得“雖敗猶榮”的戰績,又一次佐證他已淪為巫統和國陣的“政治負資產”或“選舉票房毒藥”,對他來說不啻是蒙羞加恥辱。

再者,這場“非一般”補選乃納吉因涉嫌貪腐而被提控以來,第一次以待審被告的身份為國陣站台,而巫統候選人洛曼向來以親巫統非政府組織“監督新馬來西亞”主席的名義熱衷於“護主”,頻頻為納吉及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前第一家庭叫屈、鳴冤,所以在某種意義上,雙溪甘迪斯選民這回以手中的選票所傳達的訊息,可說是不言而喻。

換句話說,納吉的政治價值到底還剩餘多少?

耐人尋味的是,除了按照“傳統”,由巫統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為國陣督戰之外,身為新任巫統黨魁兼國陣代全國主席的阿末扎希卻在這場“非一般”補選期間“神隱”,反而由目前僅是巫統北根區部主席的前巫統兼國陣大家長的納吉,主導洛曼的競選活動。

無論如何,對阿末扎希和新屆巫統領導層來說,這場“非一般”補選的結果,是否達到其既定的“最低”目標尤為重要,尤其這回是巫統於本屆“509”大選後,第一次接受選民對其兵敗布城以來的表現作出檢驗,更何況巫統與伊斯蘭黨皆把雙溪甘迪斯充作探討兩黨今後進一步“合作”的試金石。

很可惜的是,相對於這個州議席於“509”大選的投票率高達88.57%,雙溪甘迪斯這回補選的投票率僅有49.4%,據知創下所有補選和歷屆大選其中一次的最低紀錄,頓使朝野難以從中測試所預期引發的政治效應。(據了解,2009年檳城的威省本南地州議席補選的投票率為46%)

針對這場補選“冷”到投票率極低,導致公正黨和巫統的得票與“509”大選有極大的差距,朝野各自表述其原因;希盟認為一般補選的投票率偏低乃屬正常,況且選民尤其是青年經歷“509”大選改朝換代的激情後這回缺乏投票的動力,再加上公正黨被看好穩勝,以及勝負皆不可能改變希盟以絕對優勢持續執政雪州的政治格局,而巫統則直指雙溪甘迪斯選民不滿上台快百日的希盟至今仍未兌現其大部分的大選承諾,馬來選民也深感馬來人和穆斯林的權益在大馬變天後漸告受到威脅。

根據初步分析,朝野在這場“非一般”補選中仍穩住各自的基本盤,而公正黨和巫統的支持率皆有所提高,但伊黨支持者選票並未顯着流向巫統。

巫伊未來補選持續合作

隨着巫統已“投桃報李”般宣稱棄戰因原任雪州行政議員兼公正黨州議員沙哈魯丁不幸病逝而舉行補選的斯里斯迪亞州議席,顯示巫統與伊黨即使在雙溪甘迪斯補選未能取得突破,兩黨仍會於未來基於捍衛所謂馬來人和穆斯林權益而維持“曖昧”關係,以抗衡共同的敵人希盟。

儘管巫統與伊黨在雙溪甘迪斯補選祭出“種族牌”和“宗教牌”,但顯然在城市的馬來選區缺乏市場,未能轉化為選票效應,但為了與公正黨、土著團結黨和國家誠信黨爭奪“三分天下”的馬來政治力量,兩黨將別無抉擇地持續操弄種族和宗教情緒,走向保守、偏激和極端主義路線。

對希盟尤其是在恢復參政權利而第一次助選的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以及新任雪州務大臣阿米魯丁來說,這場補選勝利還是具有一定的政治意義,至少暫時緩和公正黨黨選所湧現的“緊張”氣氛。

本屆全國大選落幕至今的短短3個月,我國竟連續因原任州議員辭世而迎來三場補選,堪稱“不幸”,也是大馬的議會選舉史上所罕見的現象。

雙溪甘迪斯、無拉港和斯里斯迪亞三場補選一定程度地考核希盟百日執政的政績,尤其是否如期兌現“十大承諾”,以及可讓國人對希盟入主布城以來出台的系列新政評分。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