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色迷迷

: 08/04/2018 - 20:35

一打開這本書,發現“Prospect Cottage”譯成“風景小屋”,只覺天昏地暗。Prospect Cottage,不就是“景盼舍”嗎?還有,Derek Jarman譯成“德瑞克·賈曼”,我也很不習慣,還是“戴力·詹文”比較順口,那是邁克譯的。一九九四年三月,邁克寫過一篇悼文給戴力·詹文,題為《每次我們說再見》,相隔二十多年重讀,仍然令人低迴。就是因為邁克拉的線,我才知道英國影壇有這麼一朵奇葩。第一次在大銀幕上觀賞他的電影,卻是他最後一部作品《藍》,片長七十九分鐘,從頭到尾只有一片深藍,接近一種睜着眼睛,關於生命的冥想,所以“觀賞”這兩個字不太合適。

後來買到他的日記《慢慢微笑》(Smiling In Slow Motion),裡頭記錄了他生命中最後的時光,細細碎碎,非常動人。一九九二年八月十日,他失去了視力,但他看得很開,他在日記裡寫:“不要緊,我會永遠記得藍色的天空。”語氣是平靜的,字裡行間卻鋪墊着他對生命的不捨。就像邁克說的,他太愛生命了,太明白生命了。他從失聰的貝多芬身上得到啟發,認為自己即使失明也還可以繼續拍片,所以才有了《藍》,雖然這部奇作最早可以追溯到一九七四年,他在“特摩登”(Tate Modern)參觀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畫展,他在筆記本上寫:“拍一部藍色電影給伊夫·克萊因。”

《色度》是戴力·詹文的遺作,邁克譯成《色迷迷》,我比較喜歡後者。這是戴力·詹文寫給各種顏色的一本情書,用他經歷過的五顏六色拼貼成他粉紅色的一生。每個章節都是一個顏色的故事,白色謊言,看見紅色(原名On Seeing Red,邁克譯成“論見紅”,無疑更勝一籌),灰質,綠手指,黃色的危險……最動人的是“進入藍色”,大概因為此章最少引經據典,反而較多個人感受和回憶,以及臨終種種經歷。“我發現自己在一個櫥窗前看着鞋子。我想要給自己買一雙鞋,卻阻止了這個念頭。我正穿着的鞋子,應該夠讓我走到生命的盡頭。”這段文字我曾經在《慢慢微笑》中讀到過,一記記到今天,十年以後不期重逢,恍若隔世。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