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一穿就顯白

: 08/04/2018 - 20:33

這幾星期開心新聞一宗接一宗,雖然傷亡慘重的日本雨災令人難過,但泰國少年足球隊睡美人洞脫險和劉霞終於飛到德國都切切實實使大家鬆一口氣,甚至法國第二度榮獲世界盃,非球迷因為自認半個巴黎人,也受周圍的節日氣氛感染,豆沙喉不敢追隨徐小鳳高唱《喜氣洋洋》,起碼可以踏着《馬賽曲》旋律到超市買菜。

精神爽的緣故,垃圾花邊新聞映入眼簾,出乎意料讀得眉開眼笑,一洗平日垂頭喪氣頹風。譬如香港富商疑似更換女友,和他出雙入對的幸運兒被標題黨稱為“白滑新女”,便教我樂不可支,一面哈哈哈,一面為記者大膽寄想像力於手感的勇氣嘆為觀止。這種建築在“遮三醜”地基的大媽審美觀,可說落伍落到去天涯海角,盲目的白皮膚崇拜簡直教壞兒童,張迷不禁想起張愛玲早年看不過眼她姑姑將“很好”、“很高興”寫成“狠好”、“狠高興”,辯駁一輪徒勞無功,靈機一動使出撒手鐧:“現在沒有人寫‘狠好’了。一這樣寫,馬上把自己歸入了周瘦鵑他們那一代。”呃,你沒有聽過周瘦鵑?這正是重點所在!可見與他為伍,和時代脫節得多麼厲害。

無獨有偶,這一頭港產富商初登場的遊伴被封為“白滑新女”,那邊廂英國王室新貴身披一襲醒目的黃色裙子亮相,某報昂然以“一穿就顯白”做標題,令人懷疑如今的優質記者個個熟讀《紅樓夢》,開口閉口活學活用“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前者純粹弗洛伊德式心靈走光,暴露中古時代農村遺留的逢白必美品味馬腳,最多不過揭發了自己的鄉下人身份,原鄉情濃有碗話碗,還不算太失禮;後者看似慷慨公開穿衣秘訣,指導患白雪公主病的少女如何邁向目標,滲透的卻其實是徘徊在膚色歧視邊緣的心態,罔顧由上世紀六十年代已經響徹雲霄的“黑是美麗”口號,意識形態有問題得多。雖然交遊廣闊的我活似八爪魚,可惜沒有梅根女士手機號碼,不能親身向她本人求證,但憑着自幼養成的驕傲,以己度人將心比心,完全不認為當日娘娘選那件漂亮的Brandon Maxwell出席官方活動,有一絲一毫沖淡黑或靠攏白的意圖。不怕得罪講一句,你以為每個非籍後裔都像Michael Jackson,把漂白皮膚當終身志願嗎!

從我淺窄的角度看,作為國際人肉衣架,梅根最值得讚揚的是“一穿就顯高”,披上的不論是珠灰Roland Mouret還是墨綠Givenchy,都亭亭玉立高人一等,經營出標準天橋模特兒風範,使人心甘情願忽略其身高之不足──我知道我知道,這未嘗不是另一層次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做不了鶴立雞群的出頭鳥,硬硬冤枉其他矮美人也有增高潛意識,但你總不能否認,幾乎所有時裝都在努力製造步步高陞假象吧?

文/邁克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