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俱焚

: 08/03/2018 - 14:17

老爺子在十年前發出 “自己得不到全部,別人就休想得到” 的摧毀公司宣言,到了2018年7月30日的今天仍然餘威猶在,因為在今午,和我們僅存的這幾個老臣子吃了頓分道揚鑣飯的司機旺阿末,就在今天打了最後一天卡。

這名退伍軍人是個老小子,身高至少有1點8米,雖已年過53,卻仍然一身健壯精肉,說自己不只日走三五公里,還可跑完全程馬拉松而氣不喘。他一臉自豪地向我們這四個包括老司機尤斯里在內的老弱殘兵,邊啜着仙草冰咖啡邊吹水。

看到他春風滿面滔滔不絕,同桌的蜜斯章便關心地詢問老小子的前程:“你那天去見的工,成不成功?”

豈料他一臉不屑地回答:“Saya tak mau(我不要)!要做司機還要兼任bodyguard(保鏢),星期六還要做整天!這種工一點個人時間都沒有!”

我好奇地問:“你要當誰的保鏢?”

他提高本來已很高亢的聲量:“Boss和他的bini和anak(老板和他的老婆和孩子)!”

我點點頭:“責任重大,這份工確是不容易打!”

天塌下來當被蓋

即日起便加入失業大軍的退伍軍人卻未顯現絲毫憂柴憂米愁緒,因為他將有一筆遣散金到手,讓他視為天降橫財。

老小子雖然將自己的身體打理得很好,席上他還授我們“千萬不要喝即溶咖啡,因為有損健康”,在理財方面卻不到位,由於已被全國的銀行列入黑名單,連半個銀行戶口都沒有,每月薪水只能接收現款。

看到他一副“財神到”的欣喜模樣,我這個一輩子在憂患中度過的阿姨,不禁對即日失業的老小子大為羨慕,這種天塌下來當被蓋的精神是多麼難得。

只在公司做了4年的老小子資歷太淺,並未見過什麼劍拔弩張的場面,那些“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的美好日子他一無所知,對公司也沒什麼深厚的感情,難怪會對獲得一筆小小的遣散費而喜形於色。

我們幾個為他所設的“炒魷飯”,本來訂在阿瑪廣場那家老牌的娘惹餐廳,豈料去到時才發現已經關門,不得已才在底層一爿主打椰漿飯的小吃店落腳。

老小子性格大剌剌的,根本不在乎吃什麼,還說午餐向來可免則免,只要了一碗水煮雲吞麵,當然是哈拉驗證的那類。

仿佛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除了不吝分享他的保健心得,如喝咖啡就喝土炮口羔呸最好,還爆了個讓蜜斯章、茱麗亞和我這三位阿姨大為震驚的最新消息:“Kosong Lapan勒索我們的工廠承包商5萬令吉,四十幾個人在上星期六給警察抓去!”

我聽得一頭霧水:“什麼08?什麼tangkap?”

退伍軍人瞪大眼睛高聲說,也不擔心隔桌有耳:“08是印度人私會黨,還有04、21那些都是。Tiga Line是馬來人的。”

我聽了笑:“Saya tau,聽說那個前老二就是他們的頭頭。”

但為何會有個惹上印度裔私會黨的承包商,在已淪為殘垣敗瓦的荒癈工廠操作?此事追根究底,也是實現老爺子的“玉石俱焚”宏願之故。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