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節衣縮食

: 08/03/2018 - 14:17

年少時,讀了幾本三毛的書後,蒙腦洞地照三餐發大夢,把流浪列成人生榜首大志。幸或不幸,流浪不成,倒是去了那麼一趟留學。然而,萬萬沒想到,老來還真的開啟了老年的流浪模式生活,居然就四處為家了——由雙溪毛糯的老窩數起紐約波士頓到北卡的艾城,真的是四個地方趴趴走。(唉,沒想到“大器晚成”儼然是有點不堪真相,體力耐力隨青春小鳥一去不回返,所以咱們充其量就只能算是季候鳥罷了,莫不過在等待探望孩子的季節。)

不過有一點,現在終於搞明白了,三十多年來致力過着如此“節衣縮食”的生活,哈,恐怕就是為了過上如今這種日子作準備的。

有關“縮食”,萬變不離其宗,自然“萬美不離其瘦”。哎,說到底,愛靚加怕肥(女人嘛,都說了,減肥是終身事業唄)。額外的收益就是,順便也令膝蓋減壓——謝天謝地迄今仍能趴趴走。

有關“節衣”這點,天曉得,認識的人看到都眼冤,因老娘習慣日常居家服總水上水落以兩套為準;而且,從來不去血拚,都快成了家族和C9朋友圈內的醜聞了——甚至淪為被我媽點評着“殺雞是那套衣拜神亦是那套衣”。原來在自己心底深處,隱埋着甚至不自覺的一個秘密(真的假的):對物質上需求放低一點,離流浪的夢想就會近一點!

哈,隨着四處為家後,咱們更淋漓發揮到“節衣”世界最高燈塔的境地。猶記得由西岸自由駕十多天抵達東岸後,小斗跟她姐爆料,咱們就兩套衣服走完天涯:一套供白天穿另一套晚上睡覺穿。還真虧是一家子,就算臭汗酸也不會各自嫌棄啦。(不過這兒的夏天雖熱但不流汗,因潮濕度很低不會感覺有汗水黏黏。)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