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萬用人字拖

: 08/02/2018 - 13:04

上回談過我唸小學和中學穿白色校鞋時洗鞋、晒鞋和烘鞋的回憶。除了穿白校鞋上學之外,我那時外出大多數都是穿日本拖鞋,也就是兩條帶的設計形成一個“人”字形的那種所謂“人字拖”。

我曾經穿着“人字拖”,和一群小學的“狐群狗黨”從吉隆坡半山芭一直走路去到湖濱公園捉魚仔玩,過後又徒步走回來,按估計來回路程少說也有十多公里,堪稱“神行太保”。如今回想起來,真的“煞戇”兼“黐孖筋”!周星馳有部電影叫《一本漫畫走天涯》,我們的戲碼卻是“一雙拖鞋走天涯”。

脫下拖鞋飛劈公仔紙

小孩子穿這種日本拖鞋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隨時把它脫下來充當玩耍的“道具”。我和街坊小朋友常玩的一個遊戲叫“劈公仔紙”,我們都收集很多在硬紙皮上印上電影劇照的“公仔紙”,有Cowboy牛仔片,也有像《賓虛傳》(Ben-Hur)之類的古希臘羅馬片。玩時我們先用粉筆在地上畫一個小圓圈,各自拿出十張“珍藏”的公仔紙一起疊高放進圓圈裡,再猜拳擬定先後次序,然後每人輪流站在十多英尺以外,脫下自己的拖鞋,朝那疊公仔紙飛擲過去,誰能把公仔紙擊中飛出圓圈界外,那些公仔紙便歸他所有。猜拳勝出最先飛擲拖鞋的那個未必包贏,最重要是看“眼界”準不準和手力強不強而定。我就此練成了一手“飛鞋神功”,雖稱不上“百步穿揚”、“百發百中”,但也會“十步中的”,時有斬獲。

我小時候還很拿手用“人字拖”打蒼蠅。當看見一堆蒼蠅停伏在地上時,我就不動聲息,脫下拖鞋,朝向地上的蒼蠅狠狠飛劈下去,這一招可叫“泰山壓頂”或“獨劈華山”,在收招檢查之下,拖鞋底往往黏着好幾隻蒼蠅的屍體,可見我這“雷霆飛拖手”絕非浪得虛名也!

至於對付另一種昆蟲螞蟻,我又改換“武器”,拿一個放大鏡,在烈日下利用陽光照射反映聚焦光線的焦點,對準蟻巢的蟻群射去,以太陽能的熱力把螞蟻活活燙死,像“諸葛亮火燒藤甲兵”一樣,轉化成“照妖鏡火燒紅蟻兵”。我時常帶着這“收蟻法寶”到一個同學的家外面,一起玩這“科學燒蟻遊戲”。媽媽問我去哪裡時,我便“美其名”說:“去找同學一起做科學研究。”

上面這段是題外話,現且言歸正傳,續談拖鞋的另一妙用。話說我有個外號叫“雞公德”的小學同學兼街坊,我常唱一首粵語童謠來取笑他:“雞公德,牛油搽屎忽,一邊紅,一邊黑……”,也常和他站在街邊聊天。我們那條街上有一個男人,因娶了個有錢女人而發達,有些街坊便在背地裡譏他“食拖鞋飯”。有時在聊天時這個“軟飯王”剛好從我們身旁走過,我和“雞公德”便在其背後極有默契地一起用腳趾挑起自己的日本拖鞋,在半空揚幾揚,然後相視發出會心微笑,暗嘲人家“食老拖”。唉,各有前因莫“羨”人,其實我們該問問自己:“你又有佢咁好命水冇?”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