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手心手背

: 08/02/2018 - 13:03

大斗知道其母是個零嘴控,每天下班(如記得的話)必定帶點雜七雜八的零食回來。那些香脆的薯片和堅果類的她爹也挺愛吃(那可是人家晚間送酒的極品),老娘得先下手為強搶回幾口,省得白白虛當了個“垃圾食物君”名堂。這天她到家後如常地第一時間就從手袋裡掏出零食,然後還特意把一包曲奇餅扔到老娘的面前,以一副孝女狀的口吻說:“就知道你最愛這個了。”老娘一看,呃,何止我愛吃,她妹才最愛呢……

路人有說,當你看到好吃的東西,頭一個先想到的那個,就是心頭最愛的。老娘儘管天生遲鈍,但至少也曾聽過有此一說,自然醒目地三緘我口。沒想到,第二天她從架子上看到那包奇曲餅仍在,遂奇怪的問我怎麼還沒吃?哦……我把最好的留到最後才吃唄。“喜歡吃的就先吃掉吧,我明天再給你帶。”她說。

可是她大概忘了這回事,後續沒戲了;然後,偏又再讓她看到那包我還捨不得吃的餅乾。突然,電光石火,如天外飛來被什麼砸到頭這樣——她娘肯定是揸住喉嚨要留給某人了!我看到她臉色倏然一變,急想找些廢話來推搪一下……眼看一場硝雲彈雨即將爆發,不意,她已先自覺地按捺下來,翻了個白眼噴了聲“哧”即轉化成風輕雲淡的畫風。(唔,不錯,自制力終於趕上她的年齡了。)

其實她也挺愛妹妹的,時常心痛爆料她妹三餐胡亂吃整副營養不良狀,但她就是受不了媽媽跟妹妹稍微親近一點。從小到大,她有一個至大心結,總是覺得她娘的心是歪一邊偏袒向妹妹的。唉,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我不也一樣愛她,怎麼會強烈地意識到“崩口人忌崩口碗”這一着呢?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