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雙人行‧下篇】女方愛背包窮遊 男方要住得舒服 雙林結伴旅遊 合辦雜誌著書

: 08/01/2018 - 11:32

林真雲特別喜歡背包窮遊,並儘可能以低旅費周遊文化色彩豐富的國家;林道錦則自稱是“時尚旅者”,喜歡輕鬆愜意的自然景色,要求居住環境需有良好的衛浴設施與衛生條件。

明明兩人的旅遊方式大相徑庭,他們卻自2010年起每年都結伴旅行。他們不是情侶,但關係更勝情侶,且已互相成了對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一位。其實,他倆結識於中學,但直到在新加坡工作時才混熟,更重要的是,他們同樣熱愛旅遊、攝影和寫遊記,後來也因此合力開辦網絡旅遊雜誌《大腳印》。如今,兩人更合著《一起旅行》,把過去數年來的旅行逸事寫入書中。

林道錦與林真雲在講座上一同分享旅遊趣事時已是妙語如珠,但其實,他們私下接受採訪時的對話更顯趣味,常常互損對方,例如面對為何結伴旅遊這類問題時,真雲便幽默地回答:“看他可憐成這樣,就陪他旅行咯。”語音剛落,兩人就不由自主哈哈大笑,足見兩人的默契極佳。

他們從中學相識至今已逾20年,友情基礎穩固,自不在話下,當然,深交多年的他們也深知對方的底線。然而,旅程中不盡然都是歡笑,例如道錦曾想幫真雲拍攝長曝光照片,於是要求她站立不動數秒,但她仍在無意間動了一動,繼而影響畫面的清晰度,結果,道錦一時口快便說了句:“Why so stupid?”(為什麼那麼笨?)

“當時,我自然很生氣,又不是不能拍過,他有必要說我笨嗎?他當時不以為意,只是事後我會告訴他,把心結解開。”

真雲目前在丹麥擔任教師,道錦則在新加坡從事自由撰稿員的工作,雖然兩人分隔兩地,但每年學校寒假,他們會相約一起旅行,宛若約定也像是習慣。

旅遊方式不同彼此遷就

他倆初次結伴旅行是源於2010年,當時,真雲的父親剛剛去世,她決定與家人一起到緬甸旅遊散心,出發前,她就順口問道錦是否要一起同行。

“其實,我當時沒想到他會答應,而他較我們遲一週才抵達緬甸,等我家人也離開緬甸後,我和他繼續在緬甸遊玩。經歷此次的雙人旅遊後,我們都發現對方是很好的旅伴。而且我的工作假期比較固定,他則是自由業者,自然更方便安排行程。”

真雲與道錦的旅遊方式本不相同,因此,他倆每次結伴旅遊時只好彼此遷就,並且選擇共同有興趣的地點。

他們之前曾一同到古巴、摩洛哥、突尼西亞、中國等地旅遊,雖然他們喜歡的旅遊方式不同,但他們卻同樣喜歡自然景色及具有濃厚文化色彩的城鎮。

“但真雲不喜歡曬太陽,所以我們都盡可能不去海邊。”一個背包客一個“時尚旅者”,談起旅遊趣事時更是笑聲滿堂。

其實,這對旅伴的默契十足,在兩人初次同遊緬甸的旅程結束後,他們更一同合辦網絡雜誌《大腳印》,如今更進一步合著《一起旅行》,這些文字成果都是兩人友情結下的果實。

互相照顧彼此忍讓

林道錦與林真雲已多次結伴旅遊,在旅程中多住在同一空間,因此,他們早就看到彼此最真實的一面。

由於兩人生活習慣不同,因此,他們在旅程中多會互相退讓忍耐。道錦非常注重睡眠品質,準時睡覺是他的座右銘,若是睡不安穩,還會影響他隔天旅遊的心情,因此,真雲多會確保他可以準時入眠。

“我們在中國旅遊時曾選擇乘坐硬座火車,那是一個三人座的位子,空間較小。當時,我原本是坐在裡邊的座位,而他則坐在中間的位置。但我偶然看見他可憐巴巴的神情,就忍不住把裡邊的位置讓給他了。旅途中,他抱怨得最多的事情便是睡不好。”真雲說。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古巴的旅館中。道錦為顯紳士風度,總會先讓真雲挑選床位,但每每隔日醒來,他必然會問真雲能否入眠。熟知其套路的真雲,便會大方的將床位讓給他。

“我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入睡的人,但他不是,因此,我必須照顧他的需求。但因旅程顛簸,我們晚上睡覺時都會打呼,因此,他多會隨身攜帶眼罩和耳塞。畢竟經常一起旅行,我們兩人都必須對各自的生活習慣妥協。”

看似真雲經常禮讓道錦,但其實道錦也會用行動回報她。偶爾路程太長,兩人走得疲憊時,貼心的道錦總會在酒店內幫她按摩腳部舒緩疲累感。

“既然我們一同旅行,自然必須照顧彼此的身體狀況。”

頻遇狀況隨遇而安

由於林道錦與林真雲平日分隔兩地,因此,他們日常靠網絡聯繫,其中包括每年結伴旅遊行程的安排,他們會事先通過網絡討論。

一般上,他們會先選擇要去的地點,然後依序把景點編入旅程之中,最終的旅程版本在加加減減的過程中產生。不過,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所以,並非每一次的旅程都能如預期般順利。

“如果我們其中一人懶得編旅程,屆時,若有意外狀況發生時,未參加編旅程工作的一方就不得意見多多,畢竟那是另一方花了大量心血時間規劃的旅程。例如我們在摩洛哥旅遊時,由於原本預訂的旅館沒有營業,我們只得坐在小巷口等它開門。後來,附近居民經過時便帶我們去他家休息。當時,我已生病,所以就先在沙發上歇息補眠,道錦就隨同熱心居民去尋找新的旅館。”

後來,他們兩人相約到高阿特拉斯山脈健行時,雖然已事先看路程,並預知七公里處便有一條山脈,但他們從早上10點半出發後,直至下午3點仍未見旅館的蹤影,他們不由得感到心慌。所幸山頂有一家咖啡館,他們便順勢向老闆問路,這才知道他們走錯了路。

“當時已是下午五點多了,天色漸暗,我們不可能再重返旅館的方向。不過,我們看到老闆有一輛摩多,於是,就尋思該如何開口讓老闆載我們去旅館,就在與老闆對談的過程中,我們得知老闆本身也有經營民宿,於是,我們就這樣在他的民宿度過了兩個週末。”

雖然既定的行程被打亂,但偶然也會得到意外的收穫。道錦說,他對旅途中遇見的一切險事,都採取“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應對態度,因他認為“船到橋頭自然會直”。

常同住一房以節省費用

林道錦和林真雲在突尼西亞旅遊時,忽然有陌生人邀請他們回家用餐,兩人對視一眼後,就決定赴約,後來才發現那是一場喪禮後的聚會。在用餐結束後,當主人邀請他們一同誦經時,他們則“拍拍屁股”走人。

“我覺得我們兩人可說是一加一大於二,所以一起遇到問題時,就連勇氣也會倍增。若是單獨一人旅遊時,我們怎麼可能會隨意到陌生人家中用餐。”

在中國背包旅行時,由於公廁的衛生條件不理想,較難帶背包入內如廁,於是,他們兩人就輪流上廁所,當一人上廁所時,另一人就在公廁外看守兩人的背包。

“最重要的是,兩個人結伴旅行比較省錢。例如在古巴旅遊時,每間雙人房的住宿費大約是15歐元(約71.30令吉),而單人房則大約是10歐元(約47.50令吉)。若兩人同住一間雙人房並攤分費用的話,自然會比較便宜。而且古巴的旅館還可討價還價,皆因對當地人來說,15歐元已經是他們一個月的薪水了,若不做我們生意的話,他們就會白白流失這筆收入。”

此外,林真雲喜歡吃龍蝦,但她說,在她獨自旅行時,就算吃到再美味的食物,也無人分享。但如若道錦在旁,他們便會有滔滔不絕的話題可說,旅途也不至於太過枯悶。“但通常在第四天後就會無話可說,到了那個時候,還不如把握時間睡覺以養足精神。”

林真雲每年旅遊5次

在丹麥擔任教師的林真雲,平均每上班兩個月便會有一週的假期,因此,她每年幾乎旅行多達5次。這種看似享受愜意的生活方式,卻是她通過省吃儉用的方法存下一筆旅費後才能實現。

她披露,每當超級市場大減價時,她就會趕到市場採買生活用品,以藉此節省開銷,加上她每天騎腳車上班,讓她也得以從中省下一筆交通費。

“我在丹麥的基本開銷是房租、生活用品和飲食而已。每次出外旅行時,我都會儘可能把每天的旅費控制在五十歐元(約237.60令吉)以內,以便嚴格控制我的預算。”

不過,偶爾也會有額外的開銷,例如他們在古巴搭乘人力車時,兩人的體重加上行李已超過百多公斤,當遇上斜坡路時,在人力車前方拉車的工人便會氣喘吁吁。

“當時,我就叫道錦幫那工人一起推人力車,更何況,對方才收我們3歐元(約14.25令吉)。我們也曾為此覺得不好意思,只好在後來另給他一筆小費。後來,我們也達成共識,即以後不再搭乘這類人力車,以免我們又因同情心作祟多給小費,以致增加額外開銷。”

不過,她說,她與道錦一起旅遊時,住宿的預算必須提高一些,因他對環境的衛生極其挑剔,同時,他也要求臥室內必須備有整潔的衛生間。

“我們通常在旅程的最後一站時,都會選擇住進那些有特色的旅館或民宿,希望至少有一天可以住好吃好,真正的享受旅行的樂趣。不過,所謂的住好吃好,那也只是旅館裡有一個大花灑,水可以稀里嘩啦的流下來而已。我們平常住的酒店也都只有小小的水龍頭,水勢也不大,只有在那間旅館才真正沖了個好涼。”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