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風景】黑鞋白鞋

: 07/30/2018 - 11:43

新教育部長上任,除了檢討和研究前朝政府的政策、遷校地點,統考課題等以外,還宣布一項影響全國學生的政策,就是應大多數父母的要求,把校鞋從白鞋換成黑鞋。我家老大是拍手叫好,立刻愛上新教育部長。

我當然也認同穿黑鞋保養起來比較方便,而且也曾嚷嚷是誰規定得穿白鞋,難洗難刷兩下就髒兮兮。不過,新政策一宣布,我這種很難伺候的媽媽又嚷嚷着要反對,希望能有一些緩衝時間,原因是孩子的白鞋才買了不到兩個月,這個學年嚴格說起來只剩下4個月時間就結束,孩子的鞋還很新,本來明年不需要更換新鞋子,如強制規定明年開始換成黑鞋,這兩雙白鞋他平常不穿,可以等着進垃圾桶或回收箱,非常不環保。

還好政策還有迴轉以及討論的空間,商家囤積的白鞋也還有一年的緩衝期可以銷售。小孩的白鞋穿上一年半,也是時候更換,到時候再換成黑鞋剛剛好。只不過自己的鞋自己洗的老大,應該會想盡辦法,積極洗壞白鞋,才可以順理成章地換成黑鞋。

不管是黑鞋還是白鞋,只要是天天都得穿的校鞋,總是逃避不了洗鞋的責任。我和老大討論起更換校鞋顏色的課題,他說黑鞋雖然也要洗,但相信洗起來必定輕輕鬆鬆,因為就算髒了也看不出來。因此只要隨便刷刷,但求心安理得就好。白鞋保養工夫多,洗完還得抹上一層鞋油,畢竟穿一雙黑黑灰灰的白鞋出門,可能會影響他個人形象。因此只好用力刷、拚命刷,以便刷出一雙白得透亮的鞋子,這樣走路才能腳下生風。

這世界上任何的決策,大多是順得哥意失嫂意。黑鞋再好也有人反對,白鞋再壞也有人愛。我對鞋子顏色沒多大感受,容易清洗保養的就是好鞋。老大說除了能省時省力,還能省下鞋油的錢,這個政策實在是學生界最大的福音。我對新政策無任歡迎,最重要的是有足夠的緩衝期,讓我們能把舊鞋慢慢換掉。

我們年代的集體回憶

白鞋是我們年代的集體回憶──刷鞋子上鞋油;老師檢查校鞋是否乾淨時趕緊用白色粉筆在鞋面上補兩筆。這些記憶將變成歷史畫面,而現在就連黑板都早已改成白板或者投影機,粉筆也很少見了。白鞋換黑鞋我幾乎只能想到好處,而想不起壞處。但我有一點點的不捨得白鞋,原因是那是我自己對年少生活的懷念,實際上我自己也不見得多愛洗鞋。

這我想起大約10年前,母校從女校改制成男女混校,贊成的人多,反對的人一樣多。作為校友我對母校改制有很多不捨得,但心它從此失去了特色,也覺得自己的回憶從此變得不一樣。可時代一直往前,回憶畢竟只是回憶,若改制能讓學校發展得更全面,我樂見其成。十年過後我有機會再次踏足母校,整所學校的發展跟過去不可同日而語。它已經不是我記憶中的模樣,可它又會變成這代人的集體回憶。

我跟孩子的集體回憶不會一樣,但至少我們都穿鞋上學。也許再過幾代,孩子們都不需要出門上學,不過那時候上學這件事早已跟我無關,有什麼轉變,就等那個時代的人來應對了。

 

文/葉君菡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